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

连接现世与天国的“门”和“窗”

摘要:九龙坡区铜罐驿天主堂,现在因奉中华圣母为主保,亦称中华圣母堂,由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兴建于1888年,是重庆现存最古老的天主教堂。

进入教堂后4门和7门

进入教堂后的4门和7门。

铜罐驿天主堂正面以七件圣事为主题的彩玻璃大窗

铜罐驿天主堂正面以七件圣事为主题的彩玻璃大窗。

铜罐驿教堂柳叶窗内部

教堂柳叶窗内部。

丁杨

4门与7门

九龙坡区铜罐驿天主堂,现在因奉中华圣母为主保,亦称中华圣母堂,由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兴建于1888年,是重庆现存最古老的天主教堂。

19世纪中叶,传教士获得政府许可在中国传教,此时获准向西南地区传教的是法国巴黎外方传教会,该会会士沿长江而上,自东向西发展教务。1888年,两名巴黎外方传教会士首次抵达铜罐驿,见此地水陆交通便利,往来商贾繁多,十分利于传教,于是在离铜罐驿古镇不远的陡石塔村购得民房数间改为教堂,向当地村民和往来行客宣讲福音,这就是铜罐驿天主堂的由来。

20世纪初,当地已有信徒近千人,原先的教堂已不够用。此时有李姓教友向教会捐赠自家田土数亩,以供教堂扩建之用。1924年扩建时,增设了神父楼、修道院、教室、耍屋(活动室)、餐厅、大小花园等。铜罐驿天主堂在历史上曾作过重庆教区备修院,并于抗日战争时期接受南岸慈母山大修院全体师生在此躲避日机轰炸,因此也成为战时重庆大修院。

铜罐驿中华圣母堂建筑风格十分独特,全国罕见。教堂采用融合式设计,将东西方建筑美学之精华充分融汇其中。从正面看,它是一座雄伟的中式阁楼,从侧面看,又是典型的巴西利卡式建筑。但该堂最独特之处是它那基于传统天主教神学的“门”“窗”设计。

首先教堂正面有一大两小3扇门,按照教堂(教会)是基督奥体的神学观点,中间的大门象征天主教信仰的天主只有一个,“除他以外没有别的神”。两扇小门则代表耶稣基督神人二性,教会深信基督两性一位,是真天主亦是真人。步入教堂大门,便见左右各2扇一模一样的门,共4门;而正面又有7扇大小不同的门,共7门。人只有通过这4门和7门,方能进入圣堂。

第1层4扇同样的门代表天主教徒该具备的四种美德,即“四枢德”:智慧、正义、勇敢、节制。第2层7扇不同的门则同时象征“七罪宗”和“圣神七恩”。

七罪宗被认为是一切罪恶的宗始,包括:骄傲、嫉妒、忿怒、贪饕、迷色、悭吝(吝啬)和懒惰。过4门和7门的目的是要告诉每一个进入教堂的人,都应努力佩戴上基督徒推崇的四种美德(通过4门)——智、义、勇、节;进堂前真诚痛悔,战胜七罪(穿越7门),进堂后方能被圣神充满,并赖基督圣体成为新人。

离开时再次通过7门,寓意基督徒应时刻警醒,保持圣神内住,充满圣神七恩(敬畏、孝爱、聪敏、刚毅、超见、明达、上智),成为福音有力的证人。

7窗与12窗

在教堂设计中,窗户是众多艺术家灵感的源泉。比如法国巴黎圣母院那些美轮美奂的柳叶窗,配上构图繁复的彩玻璃,透过阳光的映射,随时把天国神秘的光影投射在每个朝圣者眼前。事实上,国外许多大教堂的彩玻璃窗,本身就被称为图像神学,是一种高度美学化,无言而有形的教义讲授。

铜罐驿中华圣母堂的窗户亦不例外,在实用的基础上,更蕴藏着许多信仰的深意。

教堂正面最引人注目的,当属那7扇高大且构图精美的彩玻璃窗。7扇彩玻璃大窗分别以七件圣事为主题。七件圣事在天主教信仰中又被称为七件“奥迹”或“秘迹”,是耶稣基督亲自建立的圣礼,其内涵全部指向人类的得救。

教堂正面7扇彩窗,按七件圣事的不同类别又分成三组:中间一组3扇窗户是“入门圣事”,分别为洗礼、坚振和圣体。教会强调人只有领受这三件圣事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天主教徒。最左边一组2扇窗户是“治疗的圣事”,即“告解”和“终付”,信徒通过妥领这两件圣事可以得到灵魂和肉体的疗愈。最右边一组2扇窗户则是“为共融服务的圣事”,也就是“婚配”和“圣秩”。在天主教信仰中,若男女教友彼此相爱,藉着婚配圣事,其婚姻生活必能获得天主的降福;而那些自愿独身的男性教友则通过圣秩圣事被祝圣为教会的司祭(主教、神父、执事),专务神圣牧灵之事。

在七扇大窗的上方还有十二扇造型独特的柳叶窗。柳叶窗在欧洲教堂建筑中十分常见,兼具实用(通风散热)和装饰效果。

铜罐驿中华圣母堂前壁共有12扇柳叶窗,且12扇同样大小的柳叶窗被安排在7扇大窗的上方,如此设计到底有何深意?

熟悉天主教信仰的人都知道,12这个数字在教会内具有特殊意义。旧约圣经时代,它象征以色列12支派;新约时代则代表耶稣的12位宗徒,教会的柱石。所以此处12扇同等大小的柳叶窗无疑是代表耶稣的12宗徒,而位于其下方的7扇大窗,则象征教会的7件圣事。同时12窗在上7窗在下的排列秩序,是要告诉信众:圆满的圣事只有在宗徒建立的教会中才可领受,而天主教就是这“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

教堂的柳叶窗不仅具有神学意义,更兼具美学和实用性。该堂正面融合了显著的中国建筑元素,远看就像是一座中式碉楼,但其中的柳叶窗又是典型的欧式设计。如果说以七件圣事为主题的7扇大窗的主要作用是为了美,那么上方的12扇小窗则充分体现了实用功能。

仔细看12扇柳叶窗,就能发现每扇窗户中又有7层类似屋檐的造型,而这些密密麻麻的屋檐正是这座教堂的“中央空调”。重庆地处中国西南,素有火炉之称,夏天的重庆平均温度都在36摄氏度以上。百多年前的设计者正是考虑到重庆的客观气候环境,因而在教堂立面正上方,设计了细密繁多的镂空(柳叶窗中的屋檐),制造出“生态空调”。

这生态空调的原理,就是基于著名的“焦耳-汤姆逊系数”,也称节流膨胀效应。

教堂柳叶窗充分利用这一原理,让教堂内的热空气在从柳叶窗敞口(内部)向小口(外部)一端流动的过程中,受到挤压后再从屋檐造型的窄缝里释放,形成一个小型的节流膨胀效应,引起空气温度的降低。这就是为何在夏天最热的时候进入教堂,人们也会立刻感觉堂内比堂外凉爽许多。

此外,基于敞口越多,降温效果越好的原理,位于火炉重庆的铜罐驿天主堂就拥有比巴黎圣母院更多的柳叶窗和缝隙。巴黎圣母院双塔柳叶窗数量分别是4窗,每窗5层缝隙;而铜罐驿天主堂则多达12窗,每窗7层缝隙。可见当初的教堂设计者是如何根据现实处境,因地制宜展开设计。他们不仅充分考虑到天主教神学与美学的诸多要素,更是从科学和环境的角度来谋划教堂的实用功能,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遗产。

就铜罐驿天主堂建筑风格而言,它在当时的重庆绝对是个另类。因为百多年前的重庆普遍流行穿斗式建筑,而铜罐驿天主堂这座融合了科学、艺术和神学的独特建筑,无疑是一个文明的标志,给当时的重庆本土建筑投下新的灵感之光,并成为民国时期重庆众多中西合璧式建筑的蓝本。特别是在重庆现存民国建筑中普遍采用的大窗和柳叶窗,就很明显地借鉴了教堂建筑。因为重庆传统穿斗式建筑最大的缺陷就是采光和通风不佳,但随着像铜罐驿天主堂这样的融合式建筑的出现,东西方文明之光逐渐交织于山城,越来越多设计精美、科学实用的中西合璧式建筑大量出现在重庆,这些兼具东西方审美意识的融合式建筑,比上海外滩那些纯西式建筑更具中国特色。然而可惜的是,很多民国建筑在日军轰炸重庆时毁于一旦,如今仍保存完好的,如周公馆、新华日报旧址、南华医院遗址、重庆抗战遗址博物馆(蒋介石南山官邸)等,都具有十分明显的类似铜罐驿天主堂一样的融合式风格。

正如欧洲的每座大教堂都是集宗教、哲学、艺术、科学之大成,是人类文明的象征,始建于1888年的铜罐驿中华圣母堂亦不例外。整座教堂像是一座代表着重庆近现代开放文明史的丰富矿藏,需要人们不断挖掘和探索。

责任编辑:王恭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