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

全市最年长案侦民警:西彭派出所“向叔叔”的两个“情报中心”

摘要:派出所里都是多面手,治安、案侦、社区,各个岗位都干过的民警不少见,而像九龙坡区公安分局西彭派出所民警向治刚这样的却不多——58岁的老向从治安到社区到现在做案侦,向治刚把所里的岗位轮了个遍,旁人都以为这个老户籍会在社区干到退休,他却在从警生涯的暮年,来到了最消耗精力的案侦岗位,虽说工作费心费神,但老向却乐在其中,充实的学习,群众的信任,案侦工作的价值,时刻给他带来满足感和幸福感。

派出所里都是多面手,治安、案侦、社区,各个岗位都干过的民警不少见,而像九龙坡区公安分局西彭派出所民警向治刚这样的却不多——58岁的老向从治安到社区到现在做案侦,向治刚把所里的岗位轮了个遍,旁人都以为这个老户籍会在社区干到退休,他却在从警生涯的暮年,来到了最消耗精力的案侦岗位,虽说工作费心费神,但老向却乐在其中,充实的学习,群众的信任,案侦工作的价值,时刻给他带来满足感和幸福感。

“线上线下”,老向都有“情报中心”

用老向的话说,当警察如果没有搞过案侦,总感觉自己的从警生涯不完整。多年从军、从警经历让向治刚具有遇事不惊、沉着冷静处理各类突发事件的能力。“年纪大并不代表我比别人差!”就是这一股子倔劲儿,让他在案侦岗位上做得“风生水起”,体力不如年轻人他就加强锻炼,蹲点、抓捕、审讯他样样冲在最前面。

“向老师虽然年龄大点,身体单薄,但是精神是真的好,干工作永远冲前面,而且对于案件很善于钻研思考,我们都服他!”分管案侦的副所长欧勇这样评价道,不光是他,所里不论领导还是民警,说起向治刚没有不佩服的。

佩服的原因,是活到老学到老。

如今已经是大数据、信息化办案时代,不懂技术,也搞不好案侦,尤其是向治刚所在的综合研判岗位。老向刚来这里报到时,战友们有点担心:“向老师搞得懂高科技不哦?”殊不知,老向绝不是“老古董”。早在担任社区民警期间,向治刚就用微信群管理起了社区警务:针对辖区出租房多、流动人口多、社区没有物业等情况,向治刚通过微信群发动网格员为居民建起了微信群,民警当群主,网格员当管理员,建起20多个微信群,确保每家每户都有人在群里。

yt-jlp_20200921_127444

视频追踪,老向也能搞定 。(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供图)

 

当然,玩微信和玩转大数据毕竟不是一回事,因此向治刚又投入到新的学习中,“都说年轻人跟老民警学经验,我这个快退休的老头儿反而逮到年轻人学,说起还多不好意思的。”说是不好意思,但老向可没停下找小年轻请教的脚步,连刚到派出所的大学毕业生也不“放过”,几个月下来,一堆技术上的操作摸熟了,老向还发现了自己的特长——视频追踪需要长时间待在电脑前观看,而自己比年轻人更沉得下心来,不会放过一点点细节。

如果说综合研判组是派出所的情报中心,那么老向还有一个自己的“情报中心”,基于多年社区工作的基础,老向在辖区里有良好的群众人脉——乐享天伦的老人,沿街叫卖的商户,他们都是老向的“千里眼”、“顺风耳”,办起案子,事半功倍。

千万别伸手,我们一直盯着你

今年9月初,西彭镇一家医院连续发生了两起盗窃案,医院的职工和住院病人多少有些不安。而实际操作中有价值的线索寥寥无几,给案件的侦办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这时候向治刚站了出来,主动揽下了这份苦差事。同事们纷纷劝他先放一放,休息一下再考虑调整侦查思路。然而向治刚毅然带领两位新同事从最基础的工作开始,将案件的侦办全过程进行多次复盘,连续奋战近一周的时间,他终于从视频监控录像下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了线索,尽管嫌疑人居无定所、无有效身份信息、反侦察能力较强,但视频追踪仍是捕捉到了其行动的轨迹。“如果‘线上’的线索有限,那么我们就从‘线下’发力。”向治刚结合视频追踪的线索,走访自己的社区“情报中心”,一周后成功将一名外地流窜作案前科人员抓获归案。

终于找到你,我们一直没放弃

“情报中心”能辅助破案,也能更好地服务群众。

2016年底,向治刚在值班前台接待了一位焦急的老人。来人冯老师是他的老熟人了,这位退休教师是镇上有名的热心人。冯老师此行的目的,是帮助一位贵州的贺女士寻找失散近半个世纪的弟弟,凭着有限的线索,老人已经苦苦找寻了三次,均无功而返。

年愈九旬的冯老师是一次去贵州探亲途中遇到了贺女士,热心肠的他揽下了找人的任务。这让向治刚很是触动:冯老师凭一腔热血,不顾自己年迈体弱,还坚持不放弃,现在接力棒交到我们公安民警手里了,我们责无旁贷,必须竭尽全力促成这段寻亲路。

yt-jlp_20200921_127442

老向走访群众。(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供图)

 

然而现实也很骨感,冯老师掌握的唯一线索是一个小地名“高家坝子”。“高家坝子”这个地名,显然是个老地名,向治刚干了二十多年户籍民警,硬是没听说过,而贺女士对弟弟的记忆都停留在了五十多年前,弟弟到底还在不在重庆?

作为西彭镇的“活地图”,尽管没听过这个地方,但根据向治刚多年的阅历判断,高家坝子应该在西彭工业园区一带的双鞍村、长五间村等几个村落。

向治刚立马启动他的“情报中心”,首先拨通了双鞍村老书记老田的电话。老田今年70多岁了,在双鞍村村干的位置上干了近二十年,最熟悉当地情况,可老向收到的回复却是失望,“匹配”失败。

向治刚随后找到了长五间村的老书记老吴,90多岁的老吴干了近30年村干部,大小事情门儿清。可老吴耳朵不好,儿子小吴接了电话,小吴也是60多岁的老人了,也算是老向的“情报员”,他建议向治刚去村头一间宾馆打听,他隐约记得多年前这家人好像有亲戚走失。

网上查到宾馆的电话,向治刚立即拨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位老人。向治刚简短介绍完情况,电话那头忽然传来一阵哭声:我的天啊,你说的那个人一定就是我的姐姐啊!

一年后,当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含着热泪紧紧拥抱在一起的那一刻,向治刚眼眶也湿润了,同时更为自己无愧于公安民警的称谓而自豪。

向治刚始终把本职工作当事业、把岗位当战位,为他所钟爱的公安工作贡献了自己半生的青春,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4次,多次嘉奖,优秀公务员5次,两次被评为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十佳”民警标兵,连续两年被评为重庆市公安局“50佳”优秀社区民警……比起这些骄人的荣誉,更让向治刚骄傲的是,辖区群众对他的一声声亲切称呼“向大哥”、“向爷爷”,就为了这样的“满足感”,自己也要坚持在刑侦工作一线直到退休的那一天。

记者 冉冉

责任编辑:杨燕姣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