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

爱了一辈子的书 如今,他打算给它们找个好归宿

摘要:日前,老人拨打九龙报“民声新闻热线”18008303668表示:读书、爱书、嗜书、淘书、写书,算是我此生唯一的爱好。如今身体有恙,眼睛也不好使,希望将收藏的近千册书籍捐出来,给它们找个好归宿。

“千里行,始脚下。读万书,行万路。书有路,勤为径。学无涯,苦作舟。”这是82岁老人张时全编撰的《育人三字经》,也是他一生与书结缘、笔耕不辍的初心。

日前,老人拨打九龙报“民声新闻热线”18008303668表示:读书、爱书、嗜书、淘书、写书,算是我此生唯一的爱好。如今身体有恙,眼睛也不好使,希望将收藏的近千册书籍捐出来,给它们找个好归宿。

爱书

生活虽艰   仍爱阅读

8月25日,铜罐驿镇,重庆碱胺家属区。

记者敲开张时全的家门,一个身材清瘦、行动有些缓慢的老人出现在眼前。他身着纯棉汗衫和长裤,扶了扶眼镜,礼貌地邀请记者进屋。

屋内的床头、书桌、沙发,甚至衣柜里,都摆满了各种书籍,原本不大的房间显得有些拥挤。

“给你们打了电话,我就开始收拾整理这些书籍。”张时全用布一本本小心地擦拭干净,再用尼龙绳整齐打包放到布袋里。

不灵活的动作、模糊的视力和因帕金森综合症而不停抖动的右腿,似乎在诉说着这位老人与书为伴的漫长岁月。

幼时,父母相继去世,张时全与哥哥相依为命。

“读书完全是依靠国家的帮助,全额减免学费,每年还给我发一套衣服和一双鞋,加上哥哥给的两三块生活费,勉强维持生活并完成了学业。”生活虽艰,但并不影响到张时全对阅读书籍的喜爱。他认为,爱书这个习性,是慢慢养成的。作为一个爱书人,他总是喜欢打听图书出版发行的情况;每到一地,最想去的也总是书店。

张时全整理要捐赠的书籍。(九龙报社 记者 王茂松 摄)

张时全整理要捐赠的书籍。(记者 王茂松 摄)

 

买书

第一本   省吃俭用几个月

1953年,张时全买了人生第一本书——《卓娅和舒拉的故事》。

“原本早上要吃两个馒头,我就只吃一个,喝一碗稀饭,三分钱的咸菜都不舍得加。”老人就这样省吃俭用几个月,攒齐了买书钱。谈及第一次买书经历,老人记忆犹新。

由于经济困难,张时全大多只买得起特价书:“我花5分钱买了一本《列宁》,至今还完好保存着。还买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我的一家》《青春之歌》《保卫延安》……”

有些书买不起,他就跑去书店看。周末全天泡在那里,由于姿势不对,书越看越多,眼睛的度数也越来越深。

1958年高中毕业,张时全先后在鱼洞、青木关、西彭等地任教,每月工资除了基本生活支出,全部用于购书。

1969年结婚后,买书才有了“节制”——怕妻子埋怨,偷偷拿出工资的一部分不上缴,买了书就说学校发的。有一次被妻子发现了,他像个犯错的学生,先道歉保证下不为例,然后晓之以情“哄”道:“我是搞文字工作的,不多看书怎么能行呢?今后我如实上缴,打报告写申请买书。”

此后,妻子对张时全买书的事,不再计较,反而支持。

写书

坚持写作   源于对文字的爱

张时全爱读书,也爱写作。从16岁开始,他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重庆日报》等全国、省市、行业报刊上发稿千余篇。

张时全收藏着,自己曾经刊登过的八千多份简报。(九龙报社 记者 王茂松 摄)

张时全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收集整理自己发表过的文章剪报。(记者 王茂松 摄)

 

老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收集整理自己发表过的文章剪报。在卧室的书桌前,摆放着5本,每本厚度约5厘米。“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张时全说。

“第一篇公开发表的文章,是1954年写的诗歌《中苏友好》,当时在《重庆日报》发表后,又被《人民日报》转载,从此对写作的兴趣愈加浓厚。”张时全回忆,那时写稿是没有稿费的,就想多写多练笔,诗歌、散文、小说、通讯、报告文学、剧本都尝试。

张时全看阅自己著作的《天伦之歌》剧本。(九龙报社 记者 王茂松 摄)

张时全看阅自己创作的《天伦之歌》剧本。(记者 王茂松 摄)

 

“张老师身份很多,既是老师,又是记者,还是主编、作家。”原巴县一中1983级学生,现巴南区委党史研究室主任曾佑华回忆,张老师在1993年根据杨家坪一市民登报“征母”的真实故事,创作了文学作品《天伦之歌》,后改编成电视剧《征母传奇》,在央视、各省市台播出,三次荣获国家级大奖。“这件事,在同学圈引起了轰动。”

在张时全看来,自己之所以坚持写作,是源于对文字的热爱。“我喜欢写文章,更希望通过文字记录身边的历史、记录优秀的故事,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张时全曾编写的《新世纪领导干部文库》。(九龙报社 记者 王茂松 摄)

张时全曾编写的《新世纪领导干部文库》。(记者 王茂松 摄)

 

张时全编写出版了《西彭故事》《鲁大东传》《道德歌》《园丁壮歌》《桃李芬芳》等书籍,担任过《二十一世纪四川省人民政府领导干部文库》主编,参与过《九龙党史》《九龙文史》《大渡口区地方志》等编纂工作,在文学创作上硕果颇丰。

护书

视书为好朋友    小心翼翼保护

在张时全的卧室里,有一墙的衣柜,打开里面,没有衣物,而是多年来收藏的书籍。

“原先最多有近两万册,几次搬家,丢了一些,又送了不少。”说到丢失的书,老人稍显失落。

因为丢了几次书,张时全伤心地哭了几场,还专门写了一篇800多字的《祭书文》——“呜呼我的书,提起我的书,浊泪滚滚……”年事已高的老人,沙哑着嗓子,情不自禁地吟诵了起来。

如今,老人的藏书,很多都用报纸或广告纸包了书皮,书中不少地方都工整地记有批注,即使经历了几十年,依旧如新。

对于如何保护,张时全有一套自己的方法——看书时,不能折叠书页,保持边角整齐。夏天,将书拿到太阳下两面翻晒,以免虫蛀。

“书就是我的好朋友,有些书不是读完了就可以随便乱扔的,应好好爱护。”张时全说。

赠书

传递书香   乐于分享

予人书本,手留墨香。

一直以来,视书为宝的张时全也非常乐意与爱书之人分享自己的藏书。在30多年的教书过程中,每当遇到家庭困难的学生,他都会自掏腰包购买一些常用的工具书送给学生。

此外,为了激发学生读书的热情,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他还会将自己的部分藏书赠送给成绩突出的学生。“那时候学生收到老师送的书,心里都乐开了花,那是对他们成绩的肯定。”张时全笑着说。

除了给自己的学生送书,张时全还向不少地区的书屋捐书。他说,迄今差不多捐了5000多册,其中不乏来自辽宁、河北、贵州、四川等地的爱书者,专门写信来“索书”。“书是给人看的,既然有人需要,我就送给他们。”

张时全在整理藏书时,翻开一本书,轻轻拂过扉页,格外小心,可以看出这位老人对他“好朋友”的珍视。

“人老了,身体差,眼睛也不中用,已经很久没有看书了,与其在家里放着,不如将这些书送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继续发挥它们的价值。”张时全笑着说,目前家中还剩1000余册藏书,大多为文史类书籍,希望通过《九龙报》,给这些“好朋友”找一个好归宿,让它们继续发挥作用。

记者 肖雨 见习记者 黄秋彤/文  王茂松/图

责任编辑:王恭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