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

渔民夫妻改行“上坡”开餐馆 留住打渔船人家江湖菜的味道

摘要:“我家几代都是渔民,为响应国家‘生态优先 绿色发展’号召,主动关停原鹅公岩桥下打渔人家渔船,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墙壁红底招牌上用加粗黄笔写着。

“我家几代都是渔民,为响应国家‘生态优先 绿色发展’号召,主动关停原鹅公岩桥下打渔人家渔船,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原来的配方!”——墙壁红底招牌上用加粗黄笔写着。

重庆最热的季节,室外温度接近40℃,8月10日中午3点,黄家码头附近的秀彬鱼府,渔民夫妻周安彬和付世秀正在店里为下午的营业做准备。店里的大风扇“噗嗤噗嗤”转动着,这是他们改行“上坡”的第一个夏天。

被十多天的工厂包装工生活“重击”后,48岁的周安彬毅然回到码头边,重拾渔家江湖菜烹调手艺,成了餐馆招牌上的“周经理”。谋生手段变了,工作环境变了,打渔人家吃苦耐劳的精神尤在,奋斗的劲头不减,岸上的路逐渐越走越宽……

黄家码头

2019年年初,周安彬夫妻响应长江禁渔号召,切割销毁了鹅公岩桥下的捕捞渔船,短暂的打工后,带着对渔船和码头的眷恋,把餐馆开在黄家码头附近的一个小区门口。三代人在长江上捕鱼为生的渔民生涯,在他们这儿画上句号。

周安彬的老家在铜梁县庆隆乡,一条大河从家门口蜿蜒而过,11岁他就跟着父亲上船打渔,13岁住在船上,以船为家,四处漂泊,哪里有鱼哪里走,下至巫山小三峡,上至江津白沙镇。

直到在黄家码头黄沙溪一带捕鱼,遇见同是“渔三代”的付世秀,两人结婚,小木船“夹”了间床铺,做了过道,添置锅碗瓢盆,这就是两人的家。“黄家码头以前是个真正的水码头,有渔船停靠,我们在江上捕鱼,然后拉到就近的码头上卖,然后在岸边买生活用品。”周安彬说,那时生活吃喝拉撒都在船上。

微信图片_20200812173458

“上坡”前,周安彬夫妻驾着小木船在江上。受访者供图

 

大风来了,船就泊在避风处,太阳大了,就把船停到凉快的峡谷里,也经历过危险,柴油里进水导致船上的电机歇火,船顿时失去控制,随时可能与旁边的大船相撞,周安彬当即跳船,躲到旁边的大船下面。

从13岁到47岁,34年来,从五板船到大木船、机动船,再到两层楼高的大铁船,他经历了长江上的风浪,也习惯了船上的劳作,以为就这样漂泊在长江上了,直到七八十岁拉不动网,就如同父辈一样回乡归田养老。

“禁渔之约”

2020年1月1日,十年长江“禁渔令”颁布实施,重庆九龙坡区与长江有个十年的禁渔约定,渔船退捕、禁渔打非多管齐下,筑牢长江生态防线。长江九龙坡段包括西彭至铜罐驿江段、黄桷坪至谢家湾江段共31公里。周安彬渔船所在的黄家码头水域就在其中。

周安彬把岸上的生活称为“上坡”,他说,即使没有“禁渔令”,在江上操劳了大半辈子,也曾想过提前“退休”。

随着长江渔业资源日渐衰减,传统捕捞作业难以为继,“鱼没有以前好打,特别是后来那几年,十几条渔船排在江边,排着轮子撒网。”还有就是船上的生活苦,起早摸黑,生活没有规律,念大学的女儿,以后也不可能来接班。在女儿小的时候,平时上学住在岸上姨妈家,周末才回到船上,一家团聚。

早在几年前,凭着勤劳的双手,夫妻俩在码头附近的小区买了60多平米的商品房,也算是在岸上有个落脚处。

2018年底,长江禁渔退补实施方案出炉,对于退捕上岸的渔民,政府给予每艘有证渔船一次性包干补助20万元。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周安彬签下了渔船退捕转产协议,上交渔船牌照“上坡”。

“上坡”前,周安彬和付世秀两口子和其他渔民回到熟悉的渔船边,举着自己的渔船牌照留影,周安彬对着镜头,表情恬淡而坚定,那是他们最后一次和渔船合影,之后,渔船被拆除,他们回到岸上开始了新的生活。

改行上坡

告别船上的生活,年纪偏大,劳动技能单一,一上岸就面临就业压力,周安彬也曾陷入彷徨,他去老家的厂里打工做包装工,一天守在生产线上,做了十多天后果断辞职了,“年纪大了,身体吃不消。”

女儿上大学要学费,家里生活要开销,守着20万渔船补贴款坐吃山空不是长远之计,两口子一合计,回到黄家码头,用这笔钱开了一家餐馆。

“突然改行,说完全适应,那是假话。”付世秀还有点不习惯,她怀恋船上的闲暇时光,她说,以前在船上时,总想着岸上的生活,突然“上坡”生活了,有时睡梦中恍惚自己还在船上,梦醒来又把自己拉回岸上,岸上有岸上的好处,打雷下雨不担惊受怕。

开店拴人,天天守在店里不自由,遇上客人不多,房租水电营业成本都是压力。在长江上漂泊了大半辈子的两口子对长江有着深厚的感情,但是他们也明白,“取缔渔船,就是为了保护长江,必须支持。”

“‘秀彬鱼府’的名字就是我们两个名字各自取用了两个名字的最后一个字。”望着店门口的招牌上写着的“联系人周经理”,周安彬自我解嘲的笑,“说是经理,其实整个店只有我们夫妻两个人,为了节约人力成本,我们没有请店员,我炒菜,老婆打下手帮厨,生意忙的时候,就喊亲戚来帮忙。”

餐馆经营也遇见过“瓶颈期”,今年遇上新冠肺炎疫情,关门休息几个月,店面房租曾让周安彬焦虑,好在房东减免了部分的房租,周安彬很感激,政府的人经常来关心我们,给我们继续经营下来的信心。

为了应对经营资金上的压力,周安彬一咬牙把新买的轿车买了,他说当时的想法很纯粹,“车卖了,还可以再买,店一定要开下去。”

渔家手艺

70平米,三张桌子的店铺,食材来自经营养殖的生态鱼,有泡椒、酸菜、麻辣、清蒸、煲汤四五种菜式,想要留住打渔人家江湖菜味道。

以前跑渔船的时候,周安彬不知不觉练就了渔家江湖菜烹饪手艺,光是烹饪一种鱼,就有多种吃法,这是他在船上做饭自己“钻研”出来的。

周安彬“改行”开餐馆,正在炒菜。

周安彬“改行”开餐馆,正在炒菜。摄影 邬姜

 

店里招牌菜是泡椒鱼,刚打捞上来的鱼切块码料,从泡菜坛上捞起些泡椒切好,倒入油,先大火爆炒,后小火慢煨,讲究的是食材的新鲜,现杀现做。而佐料是渔家江湖菜的密码,周安彬店里的泡椒泡菜都是秘法腌制的,“在船上天天都吃鱼,肯定要多弄一些花样才好吃。”周安彬说,现在全家还是喜欢吃鱼,基本每天要吃一顿鱼。

生意逐渐恢复,营业额从几百元往上涨,周安彬重燃信心。

在经营方面,他也开始总结精打细算,店里没客人的时候,空调只开一台,原本只做鱼的餐馆,也卖些稀饭凉面,他给记者算账,“平均下来每天200元的门面费,100元水电气费,300元的营业开销……”摆谈间,周安彬说不出太多经营理念,他重复最多的就是如何做菜,怎么做得好吃。

生意空闲的时候,周安彬和老婆喜欢去长江边散步,吹吹江风,长江两岸生态恢复,前来散步的市民逐渐增多。周安彬有时也会走进人群,摆谈几句长江禁渔的意义。

目前,结合辖区水域点多面广,九龙坡区建立了1+1+4+1的工作体系,实施“清劝”、“清收”、“清剿”、“清查”的“四清”行动,实现长江禁捕、禁售、禁食的三禁目标。同时,政府也在多措并举帮助渔民上岸正常生活。

“凭真本事吃饭,一步一个脚印走下去”,周安彬说,这是30多年江上生活告诉他的经验,他相信回到岸上也同样适用。他还有个计划,如果今年生意上路,打算在老家开一家分店。

记者邬姜

责任编辑:王恭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