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

九龙坡区歌谣漫谈——生活歌(八)廿年收齐一歌谣

摘要:说来也许无人相信,一首民间歌谣,前后二十余年才从不同地方基本收齐,这就是广为流传的《喜鹊闹》。

辛华

说来也许无人相信,一首民间歌谣,前后二十余年才从不同地方基本收齐,这就是广为流传的《喜鹊闹》。

最早接触《喜鹊闹》是上世纪50年代,当时并不知道它的名称,勉强捡了几句:“月亮门前照,蛾儿灯边绕。不逢大日子,在家已睡觉。今天不得行,都来凑热闹。究竟好闹热,等会才知道。众位先莫催,听我把歌造。麻雀要嫁女,吵吵又闹闹。大嘴壳做媒,一说一个笑。偷雀去看亲,处处都钻到。”

上世纪70年代初,得到这几句:

嘴头不说心明白,太阳落土天就黑。

莫嫌没得锣和鼓,拍个手板都要得。

又过了几年,我家在巴县的一位亲戚过世。闻讯赶去,里里外外都在忙。送去的祭帐要写字,但先生扎灵屋去了,我就拿笔多蘸了些墨,写了四个盈尺大字“福寿全归”。道士先生见了过来套近乎。我突然想起那段未收齐的花文,就向他请教。先生说,旧时代,有钱人家死了人,要做三至九天斋(道场),说的花文很多,你提到的那几十句出自《喜鹊闹》,它还有《百鸟会》《麻雀嫁女》等别名,长达160行……

我问他记不记得全?他摇了摇头:久了没有念,记不全了。待吃过夜饭,先生对我说:你今晚晚点走,我和几个连手商量了,等会儿“游丧”,我们一个逗一点,有好多算好多……就这样,我将《喜鹊闹》记了下来。以后,又请教另外的先生,得到一个152行的版本。

在笔者所搜歌谣中,《喜鹊闹》是篇幅最长的。

责任编辑:杨燕姣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