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媒体转载

百名记者访老乡①丨城乡低保江北率先统一标准 这个农村低保户一家每月多了560元

摘要:作为我国社会救助体系的核心与基础,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从上世纪90年代摸索推动,最初保障7680人,到如今保障4310万人(民政部2020年2月数据),一笔笔救助金,为绝望中的家庭重新点亮了希望之光。

核心提要:

作为我国社会救助体系的核心与基础,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从上世纪90年代摸索推动,最初保障7680人,到如今保障4310万人(民政部2020年2月数据),一笔笔救助金,为绝望中的家庭重新点亮了希望之光。 

今年5月,江北区率先在重庆实现了城乡低保统筹,原每人每月440元的农村低保,全部按每人每月580元的城市低保执行。 

朱文心的低保领取证(4866313)-20200708151628.jpg

△朱文心的低保领取证。

江北区五宝镇马井村村民朱文心一家,成为了重庆首批享受城乡低保统筹的农村低保户。

他家已经领取到从今年1月份开始执行的差额生活补贴2800元。对这个有2名残疾人、1名大学生的4口之家来说,新的低保政策无疑又是一次雪中送炭。 

算账

城乡低保统筹他家每月可以领2620元

朱文心和老婆在家能随时吃到肉(4866311)-20200708151728.jpg

△朱文心和老婆在家随时可以吃上肉。

7月1日中午,一份酸菜肉片和一份回锅肉端上了餐桌。

像这样的午餐,如今63岁的朱文心和54岁的妻子刘体琴吃得“更有底气”:新的低保政策,让这个困难家庭适当宽裕了一些。

目前,重庆的城乡低保标准为农村低保每人每月440元,城市低保每人每月为580元,城乡低保比例为1:0.76。在逐步推进城乡低保统筹的过程中,重庆提出2020年达到1:0.8,有条件的区县可以探索统筹。

“5月份刚得到这个消息,2800元就到账了!”今年5月,朱文心跟往常一样到村里签字领取低保,他刚听说江北区推行城乡低保统筹,钱不久就到账了。

5月7日,江北区民政局、财政局印发的《关于推行城乡低保统筹工作的通知》显示,在农村低保对象认定条件不变的前提下,将农村低保对象的低保标准(440元/人·月)提高到城市低保标准(580元/人·月)水平,其差额部分(140元/人·月)以生活补贴的形式打卡发放。

执行时间自2020年1月起。此后每月城乡低保统筹生活补贴,与当月低保金同步发放。

朱文心自己炒肉吃(4866315)-20200708151704.jpg

△朱文心正在做饭。

2800元是怎么来的,像朱文心这样的4口之家一个月能领到多少救助金?

五宝镇民政与社会事务办公室工作人员胡金伦为老朱算了一笔账:朱文心家是零收入家庭,妻子刘体琴和大儿子朱义开为残疾人,小儿子朱开铄为在校大学生。因此,城乡低保统筹后,朱家5个月的差额生活补助每人每月140元,总计就是2800元。

此外,统筹后这个家庭每月应领取低保金共计2320元,再加上残疾人、在校大学生补助300元,共计每月应领取2620元。

“ 10年了,在我们家最困难的时候,是低保政策的救助让我们扛了过来。”朱文心一边往妻子碗里夹肉,一边感概生活的变化。

住房

从土房住进了三室一厅的砖房

朱文心的新房子(4866321)-20200708151715.jpg

△朱文心家的新房子。

朱文心家陷入困境,是源于10年前妻子刘体琴的智力残疾加重。

在此之前,刘体琴尚有一定的自理能力,也可以顺带照顾两个孩子。虽说朱文心依靠外出打工,一个人撑起这个家很辛苦,日子总算是过得走。

现在,因为妻子的病情,朱文心无法再抽身外出挣钱。用他的话说,“老婆子24小时离不得人,不一直守到,隔三岔五就要走丢。”后来,通过残疾人政策,刘体琴吃上了免费的药物,病情得以控制,但仍无自理能力。

在与朱文心的交流过程中,刘体琴一直站在身旁,她的目光时不时聚焦在丈夫身上。当丈夫炒菜时,她会在一旁盛饭,待丈夫来到桌前,她才会随丈夫一起坐下。

这是半生相伴、不离不弃,困境中的一丝丝甜蜜。

回望这过去的10年,在低保及各项政策救助下,朱文心家的日子“还是过得”:“以前我们家是湾里头的土房子,下雨天肯定会漏水,现在我们住上了三室一厅的砖房!”朱文心说,三年前,江北区将残疾人家庭D级危房改造纳入民生实事,由政府出资为自己在公路边建设了新房,他们一家的住房得到了极大的改善。现在院坝外种的蔬菜够平时食用,鸡圈里也养起了土鸡。

朱文心家里配了两台这样的空调(4866317)-20200708151708.jpg

△朱文心家里配了两台空调。

70多平米的家中有独立的厨房和厕所。推开一间间房门,冰箱、电视、衣柜、空调等一应俱全。

五宝镇民政和社会事务办公室主任周俊介绍,朱文心家添置的一些生活必需品,得益于江北区对困难残疾人家庭的帮扶政策,该家庭自去年第4季度至今年第4季度有专项救助资金,除了上述生活必需品,其小儿子朱开铄的学费也在资助范围。

朱文心说,在家庭最困难的时候,是低保和各项救助政策帮他们渡过了难关。接下来,他希望两个儿子,能够撑起这个家。

希望 

两个儿子点燃未来的希望

村里的工作人员上门来给朱文心算低保领取的(4866327)-20200708151724.png

△村里的工作人员上门来给朱文心算低保的钱。

一笔笔救助金点亮了这个家庭的希望之光!

用朱文心的话说,“总算把两个儿‘盘’出来了!”困难的日子慢慢过去,朱家的两个儿子也渐渐长大成人。32岁的大儿子朱义开先天视力残疾,目前在外学习盲人按摩技术,以后可以考虑以此谋生。

朱文心也从五宝镇政府了解到,现在镇里正考虑开展残疾人托养服务,大儿子如果回镇里就业也能有一定收入。

20岁的小儿子朱开铄如今在重庆商务职业学院就读大二,学的是数字媒体专业。在小儿子印象中,过去一直是父亲在支撑这个家,从外出打工到后来一个人照顾母亲和两个孩子,非常的不容易。

“感谢全家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还支持自己上大学。”朱开铄说,自己明年就将毕业走向社会,他会尽力分担家庭的责任!

朱文心冰箱里随时能拿出肉来炒(4866319)-20200708151712.jpg

△冰箱里,随时能拿出肉来炒。

尽管两个儿子平时不在家,但是朱文心把两个儿子的房间收拾得整洁,冰箱里面也总是为儿子们留了肉。

朱文心说,他当然希望两个儿子能有出息,“如果不得行,回来也有吃有住!”

话虽这样说,老朱心里为儿子能读上大学感到骄傲,他也相信自己的儿子一定会有出息。

今年,朱文心给妻子和两个儿子都买了新衣服新鞋。这个农村困难家庭,在一笔笔救助金的帮助下,挺过了最难的时刻,孩子们长大成人,已经为这个家庭点燃了希望之光。

【记者手记】

低保:“兜”住最困难群体,“保”住最基本生活

2020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收官之年。作为兜底民生工程,包括低保在内的社会救助制度为实现上述宏伟目标奠定了坚实基础。

从最初的月人均保障标准120元,到如今的农村月人均440元、城市月人均580元,重庆低保政策正日益完善。

1995年5月,重庆市政府成立联合调查组,对主城11个区的城市贫困人口及生活状况进行了调查,并提出了全市建立城市低保制度的方案。

1996年7月,渝中区、沙坪坝区、江北区、大渡口区、九龙坡区等区县开展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工作,标志着重庆低保制度初步建立。

2001年1月起,在全市非农业人口中全面实施城市居民低保制度,年底,重庆市基本上做到了应保尽保,走在了全国前列。

2003年,重庆开始试点农村低保。

2007年,全市有农业人口的39个区县(开发区)全面建立了农村低保制度。

2008年7月,重庆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并颁布实施了《重庆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条例作为全国第一步统筹城乡低保工作的地方性法规,在多个方面的制度设计和政策规定走在了全国前列。

……

党的十八大以来,截至2019年全市累计支出各类救助资金406.85亿元,年均增长12%,年均直接救助困难群众176万人次。石柱、城口、巫溪、酉阳、彭水等区县多措并举实施兜底保障,助推本地全面摘帽。

如今,重庆低保审批由30天精简到7天,低保核查制度让低保在阳光下运行。

曾经的困难群众主动推出低保成新风:以綦江区为例,自2017年以来,全区贫困户享受低保政策的户数、人数逐年在减少。2019年至今,全区共有454户享受低保政策的贫困户退出了低保,其中,因产业发展、务工就业提高了收入而主动退出的为主。

低保,这个连着民生的伟大工程,在小康路上“兜”住最困难群体,“保”住最基本生活。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陈翔 摄影 钱波

编辑:郑亚岚

稿件来源:[百名记者访老乡①丨城乡低保江北率先统一标准 这个农村低保户一家每月多了560元]

转载编辑:雷鹏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