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本区新闻

黄国富:失去双臂 用双脚“画”出一条幸福之路

摘要:4岁失去双臂,小学毕业后辍学,黄国富靠口、足练就一身绘画本领,父亲早逝后,拒绝吃低保,撑起整个家,如今在奥体中心上城奥悦成立自己的书画工作室,并帮助全国各地残疾人有尊严地活。今年50岁的黄国富累积作画近3万幅,一幅好的绘画作品可卖价6万余元。如今也是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九龙坡区美术家协会理事,曾任九龙坡区残联副主席。他在追求幸福生活的路上诠释着:生活有多残忍,生命就有多坚韧。

4岁失去双臂,小学毕业后辍学,黄国富靠口、足练就一身绘画本领,父亲早逝后,拒绝吃低保,撑起整个家,如今在奥体中心上城奥悦成立自己的书画工作室,并帮助全国各地残疾人有尊严地活。今年50岁的黄国富累积作画近3万幅,一幅好的绘画作品可卖价6万余元。如今也是重庆市美术家协会会员、九龙坡区美术家协会理事,曾任九龙坡区残联副主席。他在追求幸福生活的路上诠释着:生活有多残忍,生命就有多坚韧。

 

jlp_20200610_122350

口足书画家,黄国富。九龙报社记者 周邦静 摄

 

失去双臂 用双脚“走”自己的路

1974年,4岁的一天,黄国富遇见一只漂亮至极的红色鸟儿,追逐这只鸟儿是一个4岁孩子的童趣,不料,这只漂亮的鸟儿最终把他引向了打米站的电源,那天过后,他失去双臂。有人会直言逗他:“你手没了,怎么办?”童真的他说:“没事!会长出来的。”

7岁那年,和大多数小朋友一样,父亲领着黄国富去报名读书,70年代,还没有针对残疾人教育的学校,老师不答应黄国富报名:“这孩子,以后给人守门都会遭贼打。”第一次,黄国富知道自己叫“残废”(那个年代还没有残疾一说),是不可能再长出双手了。

一次,亲戚给黄国富父亲说:“这孩子是个包袱,送走吧。”父亲毫不犹豫答道:“有我一碗饭吃,就有他一口饭吃。”10岁不到的黄国富心里暗下决心:我不要成为爸爸的包袱。没有任何人教,他努力练习用脚去做所有力所能及的农活、家务。“我不想爸爸那么辛苦。”

黄国富想要读书的强烈愿望从来没有磨灭过,每天跑到学校趴窗户上偷听老师讲课,同学们读什么他也跟着读,几度被老师和同学当“疯子”赶走。邻居小朋友放学回来,他就跑去“凑热闹”,看他们写作业,并学会写自己的名字。知道儿子渴望上学,从第一次被拒绝入学后,父亲每年3月和9月开学季,都会带黄国富到学校去“试一试”。直到国家开展“扫盲”,12岁的黄国富如愿入学,成为了小学一年级班上年龄最大也最特别的学生。

 

jlp_20200610_122354

黄国富正在创作。九龙报社记者 周邦静 摄


每天徒步15公里学习绘画

上帝为他关上了一扇门,也偷偷打开了一扇窗。某天,学校来了一个手艺人,可以说是推开黄国富窗户的人,该人来学校为孩子们在笔筒上刻名字和鸟儿,刻名字2分钱,刻鸟儿3分钱。“很多同学都刻了,我看到手艺人用一根细针几笔就勾勒出了非常漂亮的鸟儿,我就好想也刻一个,但没有钱。”在老师和同学的求情下,本来已经刻了名字的笔,师傅又在黄国富名字下方免费刻了一只鸟儿,而其他同学鸟儿都刻在名字上方。似乎在那刻起,黄国富的命运再次因鸟儿有了转折。但不同的是,上次是鸟儿“站”在黄国富之上,而这次,黄国富要“站”在鸟儿之上。

对于80年代从没接触过绘画的农村孩子来说,鸟刻仿佛打开了黄国富的新世界,对鸟刻爱不释手的他反复回忆师傅刻画过程,决定用脚拿起笔试一试,黄国富一笔一划地对照那只鸟儿画起来,两个弟弟总说他画得像小鸡,不像鸟,黄国富一门心思模仿练习,画了一周方才听到弟弟说:“这下像鸟儿了!”

黄国富越画越放不下笔,他的课本被画满各种图案。为了画画,黄国富冬天也没间断,为此,一到冬天,黄国富的脚就会长满冻疮。一次,黄国富父母早起做饭,看见黄国富点着煤油灯在画画,便问:“这么早就起来了啊!”,黄国富才反应过来画了一夜已经天亮。

当天,黄国富上课打起了瞌睡,老师很生气:“你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被误会不爱学习的黄国富很难过,只好掏出书包里的“画作”解释打瞌睡的原因,老师没想到黄国富在无人引导的情况下竟然画了各种各样的画,并且量多入神。老师惊叹:“天生一人,必有一路,黄国富,这可能就是你的人生路。”在老师的引荐下,他得到了免费到县文化馆国画班学习的机会,此后,黄国富每天来回徒步两个7.5公里,但每天最早到画室的是他,最后离开画室的也是他。

凭绘画撑起整个家

黄国富说,画画,给了他任何东西都给不了的快乐。但快乐很快被打破,一个收割麦子的季节,父亲不明原因的腿痛,为此家里举债。看着同龄人,18岁的黄国富第一次对自己没有双臂这件事产生自责:“他们都能学做木匠、修房子挣钱了,而自己却不能挣钱,父亲生病都只能借钱。”

由于一直没有好转,黄国富父母带着凑来的钱前往主城医院看病。父母前脚走,黄国富第二天也背着自己的画具前往了主城。黄国富坐到终点站下车后,掏出画具当街画画,直到天黑,黄国富抬头看见有不少好心人为他留下了捐款。第一次,黄国富凭绘画挣到了钱,但一想到父亲,他开心不起来。

带着挣来的40多元钱,他去医院找到父母把钱交到他们手中,而住院至少要1200元。父亲在医院检查医治的20多天里,黄国富每天都上街画画挣钱,晚上就回到医院把钱拿给父母。最终,父亲癌症晚期的事实还是砸到了这个家。父亲走前表示割舍不下这个家,作为长子的黄国富给父亲承诺:“爸,家不会散的,我会撑起。”

父亲走后,黄国富兑现了承诺,“听说哪儿挣钱就往哪儿跑。”十多年来几乎跑遍全国,仍然是凭借身上唯一的技艺——画画。“摆摊”挣来的钱,黄国富固定往家里邮寄,直至两个弟弟成年。遇雨天不能“摆摊”,黄国富便去城市的新华书店,寻找绘画区的“大师”求学拜师,到目前,还长期保持联络交往的“大师”包括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重庆市国画院专职画家程漫父以及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白德松。

 

jlp_20200610_122351

黄国富与朋友正在视频连线分享作画经验。九龙报社记者 周邦静 摄

 

他与绘画互相成就

2001年,黄国富已经成家,认识到“漂泊”已经不现实,决定去画廊求职。终究,黄国富对绘画的热爱,和19年不间断作画累积的功底,让他顺利进入了“三峡风光展览馆”成为一名画师。“上班第一天,卖了600块钱,第二天卖了300块钱,可接下来一周都打了’白板’”黄国富有点受挫,心里打起退堂鼓:“如果今天还是卖不出去一张画,我就辞职。”谁知,当天最后进来的一波游客,便买走了900元的画。不仅没有辞职,黄国富还思考起为什么今天能卖出去,而过去一周一张画没卖出去。

“展览馆主要接待外国游客,我之前的国画大多是黑白色,而外国人喜欢彩色。”恍然大悟的黄国富,当天晚上回家就画了几张彩色水墨画作为备份,想着明天“大干一场”。为了吸引外国游客的眼光,在旅游团踏进门的那刻起,他便准时拿起画笔现场作画,并且主要作彩色水墨。在黄国富调整策略后第一天,便卖出20幅画,共计5000余元。自此以后,黄国富没再打过“白板”,每天都能卖上几千元。到2002年,年收入已经稳定在17万元。

数年来,黄国富不停学习沉淀,并参加全国各地的残疾人才艺大赛,结交了全国各地的朋友,还受华岩寺奇人奇才艺术馆邀请成为该馆的画师。2018年,黄国富在我区奥体社区成立自己的工作室,成为了一名独立职业画家,作品卖向全国各地,疫情期间他的订单也没有断过。如今月收入3万以上,好点的作品一幅可卖到6万。不仅如此,他的学生也是遍布全国,小至5岁,高至70岁,残疾学生黄国富不收学费。“希望更多残疾朋友能有尊严地活着。”这是他无偿帮助残疾朋友的初衷。

因为曾主动拒绝低保,邻居都说他“傻”,而他想自己劳动,给子女树立自力更生的榜样。他说:“上天只要了我的手,没收我的命,那一定有我的用处。”每到子女家长会的日子,黄国富都会亲自参加:“如果我选择逃避,我的孩子可能也学不会直面问题。”因此,每到家长会的日子,学校都会出现一位没有双臂的爸爸,他从容乐观,还会上台和家长们分享育儿心得。

九龙报社记者 向姝姝 

 

责任编辑:fankm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