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人物故事

诗书文章寿更长(六十九)

摘要:嘉庆《乐山县志》录有明刘春《东坡书院记》,该文收入《补续全蜀艺文志》。四川嘉定城北龙泓山的东坡书院,为明正统十三年(1448)州人“博雅君子”刘洪禹创建,祀苏轼,“复募僧居之,以给洒扫奠献之役。令其子肃(敬之)、子节(介之)读书其间”。成化二年丙戌(1466)、十九年癸卯(1483),肃、节二人先后考中进士,并成为高官,十分荣耀。但今人邓洪波《古代大家族为什么盛行修书院》(2018.6)却说“邑人刘春作《东坡书院记》”,显然把刘春当作乐山人了。惟其如此,值得将其搬出来说说。此文载刘春《东川刘文简公文集》卷

嘉庆《乐山县志》录有明刘春《东坡书院记》,该文收入《补续全蜀艺文志》。四川嘉定城北龙泓山的东坡书院,为明正统十三年(1448)州人“博雅君子”刘洪禹创建,祀苏轼,“复募僧居之,以给洒扫奠献之役。令其子肃(敬之)、子节(介之)读书其间”。成化二年丙戌(1466)、十九年癸卯(1483),肃、节二人先后考中进士,并成为高官,十分荣耀。但今人邓洪波《古代大家族为什么盛行修书院》(2018.6)却说“邑人刘春作《东坡书院记》”,显然把刘春当作乐山人了。惟其如此,值得将其搬出来说说。此文载刘春《东川刘文简公文集》卷十五“记”类,题作《重修东坡书院记》。文云:

距嘉州东,涉江而行不五里,为龙泓山,其巅平衍四旷,有洗墨池焉。池上刻“鱼化龙”字。正统戊辰(十三年,1448),州人东山居士刘公洪禹者,博雅君子也。登山见之,谓与左烂柯岩洞字笔法一律。烂柯岩洞者,东坡墨刻也。因怃然曰:“东坡,眉人;眉与嘉接壤。公尝曰天下山水在蜀,蜀之山水在嘉州。此当为公潜隐之地。”遂创为屋若干间,肖公像于中而名曰“东坡书院”。复募僧居之以给洒扫奠献之役。令其从子肃(敬之)、子节(介之)读书其间。成化丙戌,敬之举进士,累官御史,今为方伯,风裁凛凛。癸卯,介之亦举进士于乡,今为夷陵太守(政化大行),而东山公已弃世矣。介之时至其院,见其堂室风雨上傍,而僧之事事者弗虔,乃愀然曰:“此吾先君子所以表先哲、引后贤之举也,不可使鞠为榛莽如前。”因加修葺。嘉州太守永兴曹执初见之曰“是吾责也”,乃相成之。而黄门童君世奇适至,曰:“不可使无考于将来。”属余为记。夫世之贤豪英哲,其风声气烈俊伟不拔者,在当时多屈抑挫,然其实有诸内,则其名亦随之,至于久而益振矣。若东坡初应举,即以文章妙天下,欧阳子见之曰:“吾当避此人,放出一头地。”宋神宗读其文,必叹曰“奇才”。然而自筮仕至归没余四十年,而立朝者前后不满十载。中间因事立言,因地立功,挺然不群,而亦以此贾祸,崎岖岭海而卒不变,盖其在朝也,不知有其身;其在外也如在朝,而忠义之节,夷险一致。故虽未尝终其身安于廊庙之上,而其风声气烈,使人感慕慨叹,以为不究其用。百世而下仰其名,诵其文章,论其世,思欲见知而不可得,则从而考其遗迹以表章之,如见其人,使有所兴起焉,况其过化之所乎?此东坡书院之所由作也。呜乎!是岂非实有诸内者耶?观于是,则君子之自处,惟求其是,信之笃,行之力,固不必以一时之得丧置忻戚而尚友者,亦未可以成败为进退也……

万历《嘉定州志》载:“烂柯洞,在八仙洞北,有东坡大书‘烂柯岩洞’四字并诗。洞旁有金蟹池,石上刻此三字,亦东坡书。”苏洵有《游嘉州龙岩》诗,当是嘉祐四年(1059)携苏轼兄弟游龙泓山时所作。苏轼有《烂柯洞诗》:“但得身闲便是仙,眼前黑白漫纷然。请君时向岩中座,一日真如五百年。”刘肃(敬之)于孝宗弘治八年(1495)七月九日由贵州右参政升任河南右承宣布政使(方伯),九月三日被周季鳞取代。估计这篇文章作于七至九月这段时间。当然巴县人刘春也可算广义上的“邑人”,我这里抬一杠,是打算让人刘春这位榜眼公在当时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草不黄

责任编辑:fankm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区融媒体中心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