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外媒

重庆日报:九心归一 龙行天下

解读九龙人文精神

来源:重庆日报 2019-03-14 09:14

摘要: 九心归一,终致广大;龙行天下,终行千里——这一映照着历史荣光和现实追求的九龙人文精神,被提炼成为九龙坡区深厚的精神特质。

《万象城》  摄/胡大伟

走马古镇

华岩寺

巴国城

重庆建川博物馆展厅   摄/张桦

今年1月1日,“九心归一、龙行天下”九龙人文精神正式启用。

九心归一,终致广大;龙行天下,终行千里——这一映照着历史荣光和现实追求的九龙人文精神,被提炼成为九龙坡区深厚的精神特质。

以人文精神赋能区域发展,九龙坡正朝着“三高九龙坡、三宜山水城”总愿景,九心归一图振兴,龙行天下向未来。

人文精神是一座城市文明的核心。对于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九龙坡区来说,她的人文精神应该是什么?

2018年10月16日,九龙坡区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召开。在梳理区域优秀文化的同时,九龙坡区提出,其人文精神应当对照全市“行千里、致广大”的人文价值追求,集中体现在“九心归一、龙行天下”上。

8个字的背后,蕴含着怎样的深意?围绕“九心归一、龙行天下”九龙人文精神的研究课题,随即展开。

课题从理论逻辑、人文特性、现实需求等方面展开研究,旨在提炼具有广泛共识、彰显时代精神、体现九龙坡特色、激发新时代砥砺前行的九龙坡区人文精神。

经过一个半月的调查、研讨和整理,课题形成了“1+3”成果:即一项综合性研究成果、三项单向性研究成果,具体包括“九心归一、龙行天下”九龙人文精神综合研究报告、理论逻辑研究报告、历史文化研究报告和现实需求研究报告。

“之所以要强调人文精神的重要性,就是因为它们来自于人们的物质生产,也反作用于物质生产。”在九龙坡区相关负责人看来,深挖九龙人文精神的内涵,最终必将赋能“三高九龙坡、三宜山水城”的建设。

“九心归一、龙行天下”源自何处?其人文精神的内涵又是什么?九龙人文精神课题组组长、重庆市社科联党组书记杨清明对此有着深刻解读——

“九心归一、龙行天下。九心归一,指的就是万众一心、团结一致,最终‘致’的是‘广大’;龙行天下,指的是开拓创新、身体力行,最终‘行’的是‘千里’。”

在历史逻辑上立得住

“九龙人文精神不是望文生义,是实至名归,有历史逻辑的。”杨清明介绍。

第一,有器物及传说。九龙坡有“九龙滩”的传说,还有九龙桥、九龙寺、九凤山和龙凤寺等。

第二,有人物及点化。1945年毛泽东乘坐的飞机降落九龙铺机场,后又发表了一首词《沁园春·雪》,其前半段说的是天,后半段说的是人,天人合一、天人感应,于是出现了江山如此多娇。

第三,有文物及经典。比如说玉龙公园旧石器遗址,改写了重庆100万年的人文历史;在《大方广佛·华严经》中,有称“华岩九心”。在《国语·周语上》中也有“龙行天下”的表述。也就是说“九心”和“龙行”都是有出处的,并且就是从九龙坡这个地方出来的。

此外,九龙人文精神还拥有无数英雄的历史文脉。比如说冬笋坝巴人船棺的发掘,抗战兵器工业旧址,这些都印证了九龙坡人忠义勇毅、九心归一的人文特质。还有一条条古驿道,也展示了九龙坡人开放包容、龙行天下的人文风采。

由此来看,九龙人文精神在历史逻辑上是有根据、立得住的。

在理论逻辑上说得通

“伦理讲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并且一定要做到知行合一。”杨清明介绍,从这个意义上说,九龙人文精神又高度契合了九龙坡人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

九龙人文精神彰显了“不忘初心”的宗旨信念,就是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谋复兴。这既需要“九心归一”,更需要“龙行天下”。所谓的“九”就是指众多、广大;“龙”指的是传人、人民。归根到底,就是要让九龙坡120万人民一起,尤其是党员干部们一起,为大家共同的目标奋斗,让思想不乱。

“做任何事情都在于天道酬勤、一以贯之、善始善终。”杨清明说,九龙坡推动“九龙一坡”十项重点任务等,需要九心归一的一致的稳,龙行天下的一直的进,做到稳中求进、持之以恒、善始善终。因此,九龙人文精神又彰显了“围绕中心”的目标追求,一以贯之建设“三高九龙坡、三宜山水城”。其中,“心”是一种设想、梦想;“行”就是敢为、善为。这样,九龙坡的发展就能做到进程不慢。

九心归一,指的一种定力;龙行天下,则是一种活力。定力与活力结合,刚柔相济,就能产生一种巨大张力。

在实践逻辑上用得上

有历史依据,有理论基础,九龙人文精神,如何指导实践?

对应五大发展理念,就是最佳路径——

从创新发展来说,九龙人文精神本身就是一种在继承前人基础上的文化创新,有了这种文化创新以后,就能够衍生出来制度创新、技术创新、理论创新。

从协调发展来看,国家层面要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同心奋进的九龙坡,必须城乡统筹、东西合璧,促进各区域各领域充分发展。

从绿色发展来讲,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九龙坡提出的“五心连珠、九龙合璧”全域旅游升级版,建设重庆旅游新高地,归根到底就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绿色持续发展。

就开放发展而言,九龙坡提出深化“双自联动”新机制,打通交通大动脉、搭好开放大舞台,抢占“内陆开放高地”制高点。

行共享发展之路,九龙坡区提出了“十有”民生体系,形成了以“十有”彰“十全”、显“十美”。

“总之,九龙人文精神赋予了还看今朝的使命担当。深植于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杨清明说。

链接》》

九龙人文·历史

九龙坡得名:并非只是一个传说

九龙坡是由九龙铺演化来的,九龙铺又是九龙滩演化来的。由此可见,九龙坡的名称,都与“九龙”有关。

乾隆《巴县志》校阅官《募修九龙寺引》记载:“郡之南二十里,有地名:‘九龙滩’。水石激,素称险隘,舟楫往来必经之道也。岸上旧有九龙寺,传云肇自宋时。”

以前的九龙滩北面山崖直逼江边,危崖高耸,石壁如削。南岸垭巴洞至龙凤溪对岸,一巨型石坝延至江心,将滚滚而来的水流往北岸猛挤。受到挤压的江水如发狂的野兽在高崖下奔腾咆哮。加上这一段河道上承李家沱的来势,下适黄沙溪的弯拐,水流湍急,过往船只到此,无不小心翼翼,合力闯滩。

1938年10月,成渝铁路工程局在九龙滩附近江边原米坊码头基础上建成九龙铺码头(九龙坡码头)。现在九龙坡码头最早的遗迹早已经被江水淹没。

1945年,重庆谈判时,因“铺”和“坡”音相近,《新华日报》记者将“九龙铺机场”误报道为“九龙坡机场”,从此“九龙坡”一名得以流传。

九龙人文·人物

那些九龙人文的杰出代表

九龙坡不仅历史悠久,而且文化深厚。这里名人辈出,还流传着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诗人 龙为霖

龙为霖(1689~1758),巴县(今江北区北城街道内居仁坝)人,字雨苍,号鹤坪。康熙四十八年己丑(1709)进士,官至广东潮州知府。退养后在鹤皋岩下马嘴(今鹅公岩成渝铁路隧道附近)建九龙滩别墅,成立诗社,是九龙坡历史上首屈一指的诗人。著有《荫松堂诗集》(八卷)《本韵一得》《兰谷草堂稿》等。

从九滨路九龙滩题刻往西约100米,就是龙为霖的“九龙滩别墅”旧址。

曾经,“别墅”有草屋数间,竹翠松青,仿若世外桃源。1737年,龙为霖去官还乡,以“别墅”为聚居地,与张汉、易半山、陈乃志、周开丰等20多名诗人诗酒酬唱,咏唱巴山渝水,留下无数佳篇。至今,九龙坡这片热土之上,依然诗人倍出,诗韵长存。

书画家 龚晴皋

龚有融(1754~1831),字晴皋,号绥樵,别署绥山樵子、避俗老人、退溪老人、拙老人,以字名世。巴县冷水场(今中梁山街道新政村)人。清代著名书画家、诗人。

在书画领域,龚晴皋有点“另类”。与其他学子不同,龚晴皋对传统“二王”不屑一顾,也不对古人亦步亦趋,他的书法更多展现个人性情,从家乡的山水描摹中来,或山、或石、或竹、或蕉,摹天写地,惟求畅快自由。

民国《巴县志》这样评价龚晴皋——“县三百年来极高逸文艺之誉者。”在当今语境下,也可以这样理解:三百年来巴县历史上最杰出的本土艺术家。

国学大师 向宗鲁

向宗鲁(1895~1941),谱名永年,学名承周,字宗鲁。祖籍巴县龙凤(金凤)。生于涪陵。母逝后随父回到白市驿租房经营旅馆。10岁进入白市驿观文书院,16岁考入四川存古学堂。先后任重庆大学、四川大学中文系主任。著有《文选理学权舆续补》《说苑校证》《校雠学》《周易疏校后记》《月令章句疏证叙录》等书。

向宗鲁一贫如洗,却爱书如命。在四川求学期间,他寒暑假返回重庆,往往步行,节省路费。一旦遇到喜欢的书籍,却不惜典当衣被购买。向宗鲁读了大量的文史典籍,且记忆力非常之好,不论学生还是教授,凡是研讨疑难问题和查考资料,只要向他请教,一定会得到满意的答复,他也因此得到“书柜”的别称。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向宗鲁凭借在校雠、文献等国学方面的突出成就,成为享誉全川的知名教授和杰出学者。

九龙人文·遗迹

那些活在当下的历史遗迹

见证过商贾往来繁华的走马古驿道,印证着重庆最早有人类印迹的玉龙公园,拥有300年历史的含谷火龙,还有华岩寺、巴国城、重庆建川博物馆,无不诉说着九龙坡的千古心事,讲述着九龙坡的灿烂历史。

走马古驿道

岁月悠悠,古驿道湮没,如今唯有九龙坡区走马古镇慈云村6社和7社之间,还完整保存着一段约1公里长的古驿道。这里树木茂密,中央一条由无数长约1.95米、宽0.4米的青石板铺成的古道上,石板被岁月打磨得光滑圆润。

在以前肩挑背驮的漫长岁月中,往来成渝两地主要靠走。久远的青石路上,挑夫的脚印、马帮的蹄痕、深深的槽印依旧清晰可寻。

华岩寺

华岩寺始建于唐宋,是典型的园林寺庙。园林连峦拥秀,曲径通幽。华岩寺岩高百丈。沿大雄宝殿往下漫步即到寺内有名的八景地,在天池夜月与疏林夜雨中戏水可见曲水流霞,双峰耸翠,观帕岭松涛,寒岩喷雪,听远梵霄钟,古洞鱼声;岗峦起伏,群山如莲围着巴山灵境。

玉龙公园

重庆城最早是什么时候有人类活动?6年前,九龙坡区政府和三峡博物馆重庆三峡古人类研究所宣布,至少在100万年前,主城区就已经有古人类活动。支撑这一结论的,是他们在九龙坡区广厦城玉龙公园的砾石层中,挖出的172件有明显人类打制、加工痕迹的旧石器,这一发现改写了重庆市市志。

含谷火龙

年年春节舞火龙,是含谷的传统文化习俗,沿习至今已有300余年。明清时期,每逢稻谷含穗扬花时节,兴“含谷会”,百姓们都要舞火龙展示威猛,以求驱妖降魔,期盼来年更加风调雨顺,含谷火龙等民间文化得以孕育并传承。

2000年含谷镇被重庆市命名为“火龙之乡”;2013年“含谷火龙”被文化部列为国家级春节文化特色活动;2014年列入重庆市第四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

巴国城

位于九龙园区的巴国城,是以重庆本土文化巴文化为魂,全面展现巴国历史文化,拥有12万平方米仿古建筑群,230亩免费生态公园的核心商业功能区。

巴人博物馆中不仅有国家一级文物巴人船棺,还保存有新石器时代的石耜、石斧,长41.8厘米的战国时期巴式青铜剑、虎纹戈、圆刃亚腰钺等古代巴人的战争兵器。

重庆建川博物馆

抗战时期,汉阳兵工厂迁到了战时首都重庆。为了躲避日军的空袭,兵工厂特意修建在了鹅公岩这一带陡峭的岩壁之上。重庆建川博物馆是利用抗战时期兵工生产洞洞体作为馆址设立的博物馆聚落,分为了8个主题博物馆,在1.5万平方米的展览空间中,弥漫着文物传递出的厚重的历史气息。

王彩艳 图片除署名外由九龙坡区委宣传部提供

《龙飞火舞》  摄/杨孟

稿件来源:[解读九龙人文精神] 转载编辑:雷鹏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