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小品两章

来源:九龙报 2019-03-11 10:35

摘要:雨后清晨,春风拂面,吹着长发飞扬,脚步轻盈地要飞舞起来,走在花溪大桥上,四月天满眼绿色了。

作者 雨后

雨后清晨,春风拂面,吹着长发飞扬,脚步轻盈地要飞舞起来,走在花溪大桥上,四月天满眼绿色了。大桥下倾斜的河坝坝有一片小树林,柳树许是苍老,直挺突兀,拧着一股劲向天上冲,并无柳丝低垂的柔顺,有一些垂下的枝条,树枝上结一些疙疙瘩瘩的绿色碎花,显得有些蓬乱,像任性的孩子很倔强的样子了。倒是樱花疏影横斜红花绿叶,可以如画,经历昨晚一场雨,更加洁净明朗,树上绿叶中不时露出三五绯红面庞,笑嘻嘻望着这崭新的世界,树下青砖地面上落花满地,空中零星飞舞着几片,摊开手掌让它停靠在掌心,凉凉的,微微香,却并无香囊给它容身,给它片刻温暖,就留它在牵牛花苗下吧,过了大桥就是人行道,两旁是高大整齐的银杏香樟,香樟树苍翠上托着嫩绿,银杏树招摇着小小的巴掌,空中随风飞舞绿叶枯叶,走在路上,恍若置身于深山幽谷,若无疾驰的车过往,或许会有野兔从草丛中蹦出,对你惊讶地一瞥,花香树香混合着,纯朴浓烈,深深一嗅,五脏六腑都醉了酥软了。往上走过一片杨树林,就是一株苦楝子树,宽阔的树冠遮天蔽日,举头仰视,树叶似片片绿羽,开着淡紫色的花,团团如烟似梦,枝叶间滴下晶莹剔透的鸟鸣,树下落满地细碎紫花。

声音

醒得早,被一阵鸟鸣迷住,仿佛这天这地这树都是属于它的舞台,回笼觉也不睡了,静静地听,是一只鸟儿的独唱,重复着同样的旋律,很想把这旋律记下来,但那珠圆玉润的声音更美,想把声音录下来吧,大货车又在隆隆隆隆不停,屏蔽掉噪音,身居闹市而能有鸟鸣相伴,知足了!听鸟鸣深涧中,很久远的事,想起来都觉得奢侈。

上班,公交车到动物园,除了热火朝天的坝坝舞曲,你会听到一阵啪啪啪横空而来,似乎是怀着极大的仇恨和报复,将全身之力集中在一根比人身高还长的鞭子上,你会看到某一位穿背心短裤的老人手执长鞭独立一旁,志得意满看着地上旋转的超大陀螺,看它不动了,又是猛力的一鞭,那是老人在玩陀螺!想起儿时几个伙伴在院坝里的游戏,手轻轻地一拧,自制的小陀螺稳稳地旋转起来,看它左右摇晃了,桑树皮做的鞭子温柔地一下,就又直直的立起来旋转,坝子里传来的是孩子们的欢声笑语。

责任编辑:王恭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