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台湾医生李盟麟 扎根九龙坡 用传统中医传递健康与欢乐

来源:九龙报 2019-01-10 12:10

摘要:在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最近有个诊室特别地火——几乎没有宣传,但患者一传十十传百,前来问诊的病人越来越多。

在九龙坡区人民医院,最近有个诊室特别地火——几乎没有宣传,但患者一传十十传百,前来问诊的病人越来越多。

“他看病认真,从来没说看个5分钟就下论断。”

“长得帅,特别温柔,关键是技术超强,我吃了两副药就来效果了。”

“我也是听邻居说了,就来试试,以后我也不愿去其他地方看了。”

……

在医院“台湾名中医工作室”门口,互不相识的病友们纷纷议论着。他们口中的李医生,名叫李盟麟,今年58岁,来自台湾。

台湾医生李盟麟。记者 高晓燕 摄

台湾医生李盟麟。记者 高晓燕 摄

 

到九龙坡不到一年,李医生“铁粉”可不少

70多岁的陈仁孝因为全身经络不通,长期胸痛、失眠,老伴郑邦源77岁高龄,也患有7种特病,贫血很严重。老两口在很多大医院看病花了不少钱,效果时断时续,备受煎熬。有一天,她去社区理发店理发,听得一个小妹儿说,区里有个台湾医生,用5副药就把她手脚发冷的问题治好了。陈婆婆心里一惊,赶快要了地址,第二天一早,她就拉着老伴去医院挂了号。

“本以为医生会很有架子,没想到超极有耐心,第一次看病,摸脉、问诊、开药,拉拉杂杂起码和我们对话交流了一刻钟,看完我们都觉得不好意思。”更令她高兴的是,大概吃了10天药,老头子就感觉双腿有力了。自此,老两口和众多“慕名而来”的患者一样,成了李医生的“铁粉”。

李医生是2018年4月来到九龙坡区的。如今,区人民医院A区3楼的中医门诊,每天约有100名患者,其中一半都是冲着他而来。

因为一个病人

从事西医的他决定“半路出家”学中医

望、闻、问、切,中医最传统的基本功,在李盟麟这里得到了最充分的运用。李盟麟就像个聆听者,一边细细摸脉,认真地听患者陈述病情甚至心情,另一只手则在纸上写写画画着什么,再思考着在电脑上开下药方。诊室不大,等候的病人从屋里排到了门外,有默契似地保持着安静,他们眼中都写着信任与安心。

但是少有患者知道,这位技术精湛的中医生,在台湾本是西医出身,因为一位病人的经历,让他毅然决定放弃已有的事业积淀,“半路出家”从零开始学习中医,甚至不远千里来到内地深造。

李盟麟是台北人,父亲虽是当地中医,但李盟麟最初是不太认可中医的,他选择了西医的职业道路,大学毕业后就成为一名西医,通过10年拼搏,在台北积淀了不少名气和病人。

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天,诊室来了一位熟悉的肝癌病人,此前病人已经严重腹水,被迫放弃治疗。奇怪的是,如今病人的肚子完全消了。李盟麟赶快打听,原来病人回家后死马当活马医,找到了宜兰的一位民间中医,经过几个月的调养,竟然“起死回生”。

因为这一场“奇迹”,李医生曾经对中医的固执认识被彻底打破。病人恢复健康的幸福神态让他久久不能平静。他抱着好奇心很快驱车去宜兰拜访了这位民间老中医,并亲眼见证了多例西医无法解决的病例。“中医的确是中国之宝。”李盟麟对中医着了迷,毅然决定拜这位“土中医”为师,学习中医。其后4年多,他定期往返两地,出师后成为一名台北中医。

放弃台湾事业 北上求学收获爱情

中医是一门系统而复杂的学课,数百上千味药的奇妙排列组合,对应着千奇百怪的病症,“如同下棋,意境不同,方子就不同,中医这条路没有止境。”他说,在中医里,光是头疼就可分为8大症型,风、寒、暑、湿、燥、热、火、虚,因症配药。

2002年,为了进一步提升中医技术,李盟麟又作出了很多人无法理解的决定,放弃台湾事业,到北京中医药大学系统学习中医理论。这个斯文专注、对自己要求甚至有点苛刻的男人,把所有业余时间都泡在了图书馆,遇到节假日也不闲着,打飞的回台北为信任自己的老病人看病。

2003年,他与同样爱泡图书馆的校友妻子相遇相知相爱,志同道合,让曾抱着“独身主义”的他走入了婚姻大门。

毕业后,李盟麟又在北京广安门医院和东直门医院两所医院跟师学艺了4年,才开始正式行医。他先去了厦门,后来随妻子回到娘家重庆大足。

苦学重庆话 拒绝高薪坚持专业

刚到大足时,李医生一句重庆话也听不懂,生活不方便不说,他发现,如果不学重庆话,要和当地患者沟通可谓难上加难。

学说重庆话,成了李盟麟到重庆要做的第一件大事。他在家和亲人学,出门坐车和乘客学,在医院也和医生、患者学。如今,他已能完全听懂重庆话,还学会了大量”重庆言子”,在看诊时,他一口台湾腔调的普通话里会夹杂不少“重庆言子”,比如称呼年纪较大的女性患者“嬢嬢”,劝慰病人时会说“没得啥子”。

李盟麟精于钻研、技术纯粹,很快在当地有了名气,也引来行业的关注,不少医院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其中不乏好几家开出高薪要职的医院。而他最后选择了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在中医门诊当一名普通的坐堂医生。

“如果图钱,我不如回台湾,不如答应去私营医院当院长。但我不喜欢干管理,我只想纯粹地从事中医工作,每收获一位病人对我中医医术的认可,都能让我很满足。”李盟麟在大足时,九龙坡区人民医院院长邓泽虎曾“三顾茅庐”,还邀请李盟麟到医院实地参观。“我去医院看了看,当时就建议中医科要多配些绿色植物,有助于提升病人情绪,同时还建议药房增加50多位中药。没想到,邓院长马上就按建议配齐了。他对中医的重视,对人才的重视,让我很感动。”

让每个病人都笑着离开诊室

在李医生的办公室门口,挂着两幅座右铭,一幅是张仲景的“凡有人疾,不时即治,隐忍冀差,以成宿疾”。另一幅是孙思邈的“饱食即卧,乃生百病。”诊室内,墙上挂满了病人送来的锦旗,仅有的几处空地也被李医生放上了绿色植物。病人进门看病总是带着愁容而来,而他用自己的方式,让病人笑着离开诊室。

“大医院的中医生常常一上午看40个病人,只看半天,他不,一上午他只看20几个,下午再看20几个,把所有时间都留给患者,把每个人都看得仔细、问得明白,开药准,有效果,才是真的节约啊。” 患了多年糖尿病的赵胜兰专门从民安华福赶来看诊,每次看病,她总要和李医生拉很久的家常,“换其他医生,肯定不耐烦了。”她也因此很听李医生的话,慢慢开始调整生活方式和心态。“嬢嬢,你孙女儿成绩好争气,养好身体,才好享福!”赵大妈听得满脸堆笑。

冉菊秀是外来打工者,一直咳嗽,在李医生这里吃了药大半年没有复发,最近天气骤冷又有点冒头赶快来复诊,整个问诊过程很轻松。直到她出了诊室,李医生才告诉记者,这是一名肺癌患者。他从来不愿当着患者面多提“癌症”这两个字,“心理暗示很重要,癌症病人尤其需要。”

每送走一位病人,李医生总是会把自己的微信分享给对方,他的业余时间很少看电视或者娱乐,基本都是回复患者微信,要么就是看书研究特殊病人的用药方案。那部旧旧的苹果5手机里,微信500多位联系人几乎全部是患者。

“我决定不走了。如果要离开,只有两个原因,一是病人不再需要我了,二是我觉得不再快乐。”

 

责任编辑:杨燕姣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