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诗书文章寿更长(五十七)

来源:九龙报 2018-12-07 10:04

摘要:前面谈了刘应箕《敬亭山翠云庵赋》,他还有《莲湖赋》《喜秋赋(有序)》两篇载于万历《重庆府志》卷七十《艺文》。先说《莲湖赋》。

前面谈了刘应箕《敬亭山翠云庵赋》,他还有《莲湖赋》《喜秋赋(有序)》两篇载于万历《重庆府志》卷七十《艺文》。先说《莲湖赋》。

惟渝山之西鹿兮,敞幽径之颓垣;背山廓以星分兮,抗埤堄而云骞。基逶迤而遐僻兮,馆层叠而翩翻。朱楼傍岩而启扃兮,草阁临流而开轩。结青趣于芳沼之亭兮,导曲水于兰芝之源。西接阪岭,东属皋原;凿隄闢坞,饮水灌园。伏欹巘而荆扉晃耀兮,响瀑布于飞湍之潺湲。绿竹摇翠而金铺兮,森万竿之丛璠;桂树夹路以凝霜兮,翠柏翘耸而负暄。讶西谿之曲岨,怅东嵎之远村。衍藤萝而挂席,匝松桧以绕门。霞飞朝霁,星垂黄昏。感四时之代谢,昭群动之寒温。尔乃春日敷华,晴暄耀沼。竞桃李之谿阴,舞芍药之腰褭。上原下隰,东池西岛。林无树而不华,树无华而不嫋。飞飞紫燕,嘤嘤黄鸟。盖亦华英之壮丽,芳菲之窟穴也。若乃徂夏抵秋,槐阴萋郁;荷心挺葩,雨盖铺绿。凉风飒以入帏,幽光灿而极目。翠衿满塘,香氛载馥。清商舒萼于桂菌,幽芳铺金于篱菊。芙蕖照水,露蝉栖木。鸟随时而变音,花妍景以弥谷。此又城市之罕观,节序之极感也。尔乃骚人墨客,摛藻挥毫于其中,相于低昂风雅,品评离骚。或栖霞而挹露,或卷雾而冲涛。清兴款发,杯斝酕醄;高怀畅溢,雅韵推敲。曳波光于藻思,则锦漪湛于莲箬;刺碧筩于觞流,则芬芳溢于锦袍。若夫白云在渚,明月当天,诵竹林之遗韵,鼓兰亭之遗弦。风生沼而习习,蝶绕砌而娟娟。瞻碧树之薮泽兮,泛澜汜之潜渊。萃红颜以逞妖艳兮,举觞秉烛而当罗绮之锦筵。逸兴横生于胸臆兮,渺尘世之蹄筌。投珠玉于锦囊兮,萃纹霞于简编。对北山以结盟兮,拱南岳以盘旋。白衣效芹于佳酿兮,讶葛巾之卷然。抚衡门而栖迟兮,忘圭组于遐天。偃仰出入于兹湖之掩映兮,达人寄傲以延年。吾不知寰宇蜉蝣,复有何乐可以逾此兮,吾将寻十洲瑶岛之群仙。

莲湖在何处,有“渝山”,当然在重庆。有“城市之罕观”,当然就只能在通远门以内了但具体位置不易指实,因为赋这种文体,说得文雅一点,叫作“铺张扬厉”,说得俗一点,就叫作“说大话”,甚至“打胡乱说”。考虑到通远门重庆母城以内有“莲”的地方,当以莲花池为首选。乾隆《巴县志》卷之一《古迹》“莲花池”:在莲花坊通远门内,巴蔓子墓在其侧。系邑人王应熊涵园也。昔有亭榭台阁,上下二池皆种莲花,故号为莲花池。涵园先为马氏财产,继归蹇氏家族,后归王氏。刘道开诗云:“兴废何尝为甚嗟,此园当日擅繁华。无人敢觑移来石,有鸟偷衔落去花。竹树几坡堪种菜,鼓吹一部旧藏蛙。百年未满三更主,何事先生认作家。”说的就是这档子事。“竹树几坡”与赋中的“绿竹摇翠而金铺兮,森万竿之丛璠;桂树夹路以凝霜兮,翠柏翘耸而负暄”摹写相仿佛。清嘉庆二十一年(1816)知县刘德铨倡建字水书院,清末设立高小,后为字水女子小学。如今只能在渝海大厦和渝中区司法局之间的莲花池小区一带“想望”了。“酕醄”,吃醉了的感觉,它与“酩酊、懵懂、懜憕、蒙童、蒙僮、朣朦、瞢虫、童蒙-(忄+典)墨、腼腆、靦觍、慲兜、耄耋、沈湎、钝闻、迷瞪、瞇瞪、木大、木癡、磨駝、麻鮓、麻查、麻茶”等是一系词。

责任编辑:王恭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