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长三

来源:九龙报 2018-11-05 10:06

摘要:过去走街的剃头匠也叫刮刮匠。“刮刮”是一种响器,叫“唤头”代替吆喝,是把钢叉子,形状像抱钳,半把尺,剃头匠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拿一块短短的铁尺使劲一刮:呱!咣——

张亚军

过去走街的剃头匠也叫刮刮匠。“刮刮”是一种响器,叫“唤头”代替吆喝,是把钢叉子,形状像抱钳,半把尺,剃头匠握在手里,另一只手拿一块短短的铁尺使劲一刮:呱!咣——

发出又长又远的响声,唤你剃头。绝的是,呱!咣——尾音发颤,颤音还可以握得住,像敲锣时擂锤一落赶忙一捂,颤音便收住了。

响器有讲究:过河不响,怕惊动河神,遇庙不响,怕惊动庙神,三两个剃头匠碰面不响,怕抢了买卖。

响声也听得出剃头匠的心情:响声间隔长,漫不经心,有气无力,一声拖得老远,回音回来再刮响下一声。这番情景一般是黄昏,斜阳里拖着剃头匠长长的慵懒疲倦的身影。

走街的剃头匠都是这身行头,不同的是有的挑担子,有的不挑担子。长三不挑担子,除了“唤头”拿在手里,其余都在挎包里,包括推子、剪子、梳子、刷子、刮刀。挎包外还吊着一块宽宽的厚厚的牛皮带子,用来磨刀;凳子、盆子、热水、肥皂、帕子都由顾客准备。

长三是村子里最熟悉的剃头匠,岂止熟悉,简直如一家人,亲得没二话可说。村里人蓄着头,等着他来剃。其他剃头匠“唤头”再响,大家理都不理,全是聋子,听不见声音。

川牌里有张牌:“长三”六点,全黑,三个点竖排并拢来,是个黑条型。长三是条型脸,这个诨名符合长三的特征。

旧年里大多数人都有诨名,概括人的特征,譬如我的诨名叫“憨冬冬”,所以我一辈子都是呆头呆脑的傻子,随便好努力,终究聪明不起来。

长三给人剃头时,嘴里笑话层出不穷,惹得一坝子都是笑声,排轮子找他剃头的人络绎不绝。我家的炉子也不得空,一直烧水,不煮饭,等他剃头,等他说笑话。忙完了,父亲留他喝口水,抽支烟,临走他把给我家剃头收的钱还给父亲,还说,哪天请我父亲去喝酒。

长三用哪家的炉子浇水,哪家便享受不花钱白白剃头,这规矩雷打不破。

村里人都说长三厚道。

其实长三板眼多得很,摆杂多得很,灵光得不得了,他把所有人的头发、胡子装在心里头。

长三的“刮刮”不响,人们想不起剃头发、刮胡子,只要“呱!咣——!”颤音被长三握停在手中,人们恍然醒悟该剃头发了、该刮胡子了,而且非剃非刮不可。他的买卖明白得很,像朴实的家乡人心地一样明白。

剃头刮胡子像收割庄稼一样。长三是知青,腔调不南不北,不是北方人就是南方人,落户在群乐生产大队牛奶场喂牛。

拿他开玩笑,长三你的手艺是跟牛学的吧。

对头,跟牛学的挤奶配种。嗯,甭动,剃个缺缺该背失哈。

身体笑得发颤,立马收住,十分难受。

有一天,长三屁股后头跟了个小尾巴,小长三脸油光光的,棉袄也是油光光的,两个玄巴虫,尽给人玄脸,讨欢乐、讨买卖来糊口。

有了小尾巴后,长三开始酗酒,一天比一天酗得凶,常常在小酒馆里又闹又哭,酒后失言,长三哭述说出他害死了一个女人。

长三和女人非婚生育,不敢上医院,以为生小孩和生牛犊差不多,躲在屋里生,难产,送医院大人没救活,长三抱回了小长三。

长三后悔得好苦。在后悔里长三借酒消愁,长三装出快乐。

在一个大雨的夜里,长三栽到了一条水沟里,倒栽葱,头和脸杵到沟底,脚和腿露在沟坎上,长三阴沟里翻了船,酒后被阴沟里的流水淹死了。死得倒是干净。

写到这里,眼前只剩下长三,六点,全黑,一张模糊的长条脸。

呱!咣……尾巴的颤音,长三终究没有握得住。省略号也是六个点,省略得好悠远,好无限的悠远哟。

责任编辑:杨燕姣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