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专访刘传健

副驾身体已飞出一半飞行全靠经验

来源:九龙报 2018-05-16 11:32

摘要:川航3U8633成功备降成都双流机场,不少业内人士对此点赞,称其为“奇迹迫降”,而刘传健被称为“英雄机长”。

QQ图片20180515233213

刘传健(右)和二号机长梁鹏

 

川航3U8633成功备降成都双流机场,不少业内人士对此点赞,称其为“奇迹迫降”,而刘传健被称为“英雄机长”。

下面是记者与机长刘传健的对话。记者:我刚才采访一些业内人士,他们说这次迫降非常难?

刘传健:非常难的一件事,不是一般的难。难度体现在飞行途中的座舱盖掉落、驾驶舱挡风玻璃爆裂的情况下,会给驾驶员造成极大的身体伤害。挡风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你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

记者:事发时有什么征兆么?刘传健:没有任何征兆,挡风玻璃突然爆裂,“哄”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还好,他系了安全带。

驾驶舱物品全都飞起来了,许多设备出现故障,噪音非常大,无法听到无线电。整个飞机震动非常大,无法看清仪表,操作困难。

记者:是怎样的困难法?刘传健:瞬间失压和低温让人非常难受,每一个动作都非常困难……我给你打个比喻:如果你在零下四五十度的哈尔滨大街上,开车以200公里的时速狂奔,你把手伸出窗外,你能做什么?

记者:在自动驾驶完全失灵,仪表盘损坏,无法得知飞行数据的情况下,如何确定方向、航向、返航机场的位置等等?

刘传健:是的,完全是全人工操作,目视靠自己来判断,民航很多是自动设备,其它自动设备都不能提供帮助。这条航线我飞了100次,应该说各方面都比较熟悉。

记者:返航过程中,有没有关注自身的身体状况?

刘传健:当时只想能不能把飞机安全操作下去,无法关注自己的身体状况。

为避免整个机组进一步受到伤害,要先减速迫降,而在紧急高度下降,噪音极大,自动设备不能提供帮助。完全凭手动和目视,靠毅力掌握方向杆,完成返航迫降。我当时的身体应该是发出了非常大的抖动。

记者:能说说你的经历么?刘传健:之前一直在军校飞行。2006年转业后一直在川航工作。

记者:有没有想过自己会遇到这种情况?刘传健:平时有一些经验,从刚毕业到现在自己已经飞了几十年了,这方面还是做了一些特别的准备。

责任编辑:向姝姝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