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儿科护士的笑与泪

来源:九龙报 2018-05-14 09:48

摘要: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就在4月初,《重庆日报》曾报道,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截至2017年,全重庆的儿科医生缺口达到1000余人。

5月12日是国际护士节。就在4月初,《重庆日报》曾报道,随着二孩时代的到来,截至2017年,全重庆的儿科医生缺口达到1000余人。随之而来的,还有儿科护士的短缺,尤其是基层卫生服务机构,儿科护士需求大、跳槽多、招人难也成为不可回避的现实。

区第二人民医院儿科病房护士团队


儿科护士,为啥就成了“不吃香”的职业?

5月11日,记者带着对儿科护士这一职业的好奇,来到位于田坝的九龙坡区第二人民医院儿科病房,体验了一把当儿科护士的笑与泪。总的感受只能用一句歌词来形容:痛并快乐着。忙忙忙、闹闹闹……你真的需要非常佛系

走进儿科,要持续采访一名护士,难度很大。护士站里的呼叫铃声几乎是隔一分钟就来一次,除此之外还有不间断的家长咨询。

区二院儿科共有25名护士,但是儿科的日均门诊量约有100名患儿,住院部开放床位有77张。“每个岗位都特别忙,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8点,不停转。”护士长马黎毅如是说。

不过,忙还不是儿科护士的专有特点,闹,才是。从早到晚,别说门诊,就是住院部,孩子的高分贝哭闹声几乎没有停过。“大人病了还能忍情绪,但孩子忍不了,哭闹是本能。”护士陶娟说,儿科护士的职业病最多的就是听力不好,为了适应环境,儿科护士的嗓门比其他病房的护士都要大。

忙,加上闹,还要特别专注和有耐心,你说是不是需要很佛系才能活下来?

有些委屈你受不了

作为卫生口线的记者,对于儿科护士的委屈早有耳闻。就说穿刺吧,一般护士会根据孩子的病情和身体综合情况选择穿刺位置,目标是增加穿刺成功率和稳定性,减少孩子痛苦。但是,孩子害怕会闹会动,家长揪心会质疑会责骂,各种紧张和情绪交织一处,你该怎么办?

马黎毅和陶娟都是2006年医院成立儿科时成为儿科护士的,一干就是12年。回想这12年中所经历的“苦”,二人竟双双落了泪。

儿科病房护士长马黎毅(左)正在为患儿扎针

 

马黎毅现在是家长口中的“马一针”,因穿刺技术好,常常被家长“指定”。谁曾想到,“马一针”曾因为委屈差点告别了护理行业。“那时候家长素质普遍还不高,遇到护士没扎准,也不管是不是因为患儿乱动,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有的还会动手。大概干了4年,我实在受不了,甚至对护理行业都有点绝望,想离开。”

陶娟也有这样的经历。那时儿科刚成立不久,条件艰苦,病人多,护士少,因为工作严谨,她向家长反复核对患儿信息,烦躁的家长突然将所有情绪爆发在她身上:“你自己不晓得看吗?你认不到字啊?”陶娟一下子哭了起来,默默离开了病房。

几乎所有儿科护士都有相同经历——所有委屈只能自己吞,所有压力自己扛。护士们平日除了护理患儿,更多时间便是不断提升技术,每月都有不同的操作考试和制度培训。她们如此努力的最大目标,就是能获得更多家长的理解和信任。

有些骄傲你见证不了

既然如此苦,为啥她们一再坚持?那一定是因为爱吧。基层医院往往是孩子抢救的第一线,在转诊大医院前,抢救的黄金60秒尤为关键。而区二院的护士们,参与了无数与孩子生命赛跑的抢救,见证了无数生命奇迹。

大家最难忘的,要属几年前一名高危产妇的生产经历。当时孩子一出来就没有呼吸和心跳了,护士们都绝望不已。这时,时任老护士长蔡国荣亲自出马,沉着冷静,用不放弃的心态为孩子建立静脉通道并进行气管插管等一系列抢救操作。4分钟后,孩子有了心跳和呼吸,虽然生命指征还未完全达到正常值,但全体护士都相拥而泣,孩子最终被及时转诊到了新桥医院。

去年盛夏的某个下午,快下班了,儿科病房突然接到120送来的一名因高热惊厥患儿。因患儿不停抽搐,几名年轻护士无法第一时间建立静脉通道,便急呼前辈陶娟。不到一分钟,陶娟赶到现场,见患儿大小便失禁情绪异常烦躁,当机立断首先选择上氧,氧气一进孩子立马平稳了不少,随后顺利完成了穿刺、心电监护、给药等流程。眼看孩子慢慢恢复平静,家长流着泪连声道谢。

这些见证奇迹的成就感,支撑着这个基层医院的护士们十年如一日坚守在平凡岗位上。在这支队伍里,拥有10年以上高年资的儿科护士有整整8位。

“谁的孩子不是千人疼万人疼?”

儿科护士,天天都在照顾别人的孩子,唯独自己的孩子没法享受到同等待遇。

马黎毅在病房里常常对着患儿喊“幺儿”“宝贝”,有一次女儿听到了,含着泪问她:“妈妈,你怎么从来不叫我宝贝?”马黎毅竟无言以对。还有一次,看着妈妈半夜去医院加班,女儿酸溜溜地说:“妈妈,你是世界上最忙的人。”这么多年,她和所有同事一样,亏欠自己孩子太多。

“我们学医,自己娃儿生点病从来都是随便应付下,别人娃儿生病反倒十分紧张。这是职业病吧?”某个大年夜,陶娟值班,半夜接到家人电话说孩子发烧到呕吐了,陶娟解释说这是发烧正常过程,再交代家人多喂水不用吃药就挂了电话。

但其实那晚她哭了,以后每次回忆起,她都会掉泪。“也许,儿科护士,就是将对自己孩子亏欠的爱,都用在患儿身上了吧。作为母亲和妻子,我们真是不合格。”陶娟用纸巾不停擦着眼泪。

记者 高晓燕/文 周邦静/图

责任编辑:杨燕姣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