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一把二胡,拉出一名乡村石匠的传奇人生

来源:九龙报 2017-12-04 22:38

摘要:从西彭镇的一个小石匠到业界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从民营企业家再到一支“准专业”民间乐团的团长,年过六旬的童正夫用一生诠释着梦想的力量,而他的那颗初心,不得不令人叹服,那就是:弘扬民族音乐,快乐天下大众!

核心提示:从西彭镇的一个小石匠到业界小有名气的民营企业家,从民营企业家再到一支“准专业”民间乐团的团长,年过六旬的童正夫用一生诠释着梦想的力量,而他的那颗初心,不得不令人叹服,那就是:弘扬民族音乐,快乐天下大众!

一把二胡,拉出一名乡村石匠的传奇人生

wt-jlp_20171201_69128_副本

童正夫正在练习二胡

 

优雅悲怆的弦乐,带着一曲《枉凝眉》婉转流连,每一个游走的音符,都仿佛昨日重现诉说着《红楼梦》中道不尽的悲欢离合……如果你周五正好去了九龙坡区文化馆,一定会被这样的音乐所打动。寻音而上,在3楼的排练厅,一支乐器品类齐全、队员众多的乐团正投入地演绎着一曲又一曲脍炙人口的民乐,你猜这一定是区里的专业乐团吧,但它还真不是,它是由民营企业家童正夫先后投资超过200万元办起来的民间乐团——巴人乐团。而这位企业家,此时正坐在乐团前排的二胡阵营,忘情地推拉着琴弓……

一个石匠的音乐梦

丢下饭碗去听广播音乐的村里娃

所谓天赋就是与生俱来的能力。1953年出生于西彭镇(原为铜罐驿镇宝华乡,后来并入西彭镇)的乡村孩子童正夫,自小就有一颗对音乐格外敏感的心。“我五六岁大时就特别喜欢听表哥和叔伯拉二胡,只要琴弦一响,或者村里广播开始放二胡音乐了,我饭碗都要丢开,赶紧搬个凳子安安静静地听,怎么听也听不够!”回忆童年,童正夫记忆犹新。他的音乐启蒙就是自学加亲戚手把手教,纯属“野路子”。

小学毕业后,童正夫成了村里的一名石匠,打石、干农活占据了他每天的生活,但再苦再穷再累,也没能磨灭这个村里娃的音乐梦,常常是白天打石,晚上练二胡,大夏天里,兄弟在背后帮他扇蚊子。“13岁,我就有了个理想,要办音乐学院,让更多人感受音乐魅力。全村人都觉得我是疯子。”童正夫一边摸着手指上因打石和练琴留下的疤痕一边呵呵地说。

刚刚恢复高考那一年,川音在四川美院设了考点,他去报了名,但人家要考文化课程,他只有灰溜溜地走了,自己买了七八本相关教材,自学,还自愿加入了镇文化站。

一把二胡拉出不一样的命运

人生跌宕起伏 音乐始终作伴

童正夫说,他的人生转折,是二胡拉出来的。1981年,刚有小孩不久的童正夫凭着一手好二胡应聘到巴县经委,成为一名工会聘用人员,专门负责职工的文艺创作和演出。“1984年,改革开放的风吹到了内地,我想下海闯闯。”这个决定遭到全家反对,怕他下海学坏了。但他就在无本钱、无人脉的环境下毅然下了海,做苗木、做机械油、做铝锭,成败皆有,冷暖自知。他也曾因为亏本在家颓废度日意志消沉,“但是,如果没有资金,哪来的音乐学院?”这个想法不断刺激着他,让他重振旗鼓,继续投入商海的熔炉。1998年,他创办成立了重庆海华金属软管厂。10余年的打拼让童正夫意识到,如果没有核心技术,没有科技含量,只会被越来越成熟的市场吞没。他在重庆首届科技新产品展销会上看中了几项关于热水器蝶阀和传感器的发明专利。“当时重庆人的思维还不够开放,胆子小,没人愿意合作开发。”2004年,童正夫带着专利去了广州,很快找到了合作者,产品一经面市立马成为抢手货,到第三年,广州公司年上税就达1000余万元。

返乡圆梦一波三折 曾被迫迁团9次

他自费开了一场令业界汗颜的专场音乐会

2007年,童正夫回到重庆,目的只有一个,搞乐团。“在广州,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很丰富,重庆也能跟上节奏。”但是,所有人再一次觉得他“疯了”。“市里的老同学也劝我,做民间乐团,费力不讨好,也不找钱,俗话说,宁愿带千军万马,也不愿带吹吹打打。”但是童正夫不为找钱。从2008年下半年开始,他召集西南铝企业乐队的部分乐手,以及西彭、白市驿镇的音乐爱好者,带着陈旧不齐的乐器,开始试组团,团名“巴人乐团”,意欲将巴人的音乐文化传承带到全世界。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搞着玩玩,直到2009年他为乐队申请了营业执照,巴人乐团成为重庆第一家正规的民营乐团!

然而,现实也如大家所预言的一样残酷。乐团最初只有20余人,基本是业余乐手,活动大多是自娱自乐,加之搞艺术之人性格都比较乖僻,很难管理,乐团租用场地堪称“打游击”,处处碰壁,抱怨声响太大、说乐手不守规矩、嫌弃他们没带来效益。8年多来,乐团在几个区辗转训练,搬了9次家,今年初,才最终在九龙坡区文化馆“定居”。“头2年就搬了6次,我也产生了怀疑,但是我就是不愿意相信,不服这口气!”

就在乐团士气最低沉时,童正夫又做了一件“疯狂”的事:自费8万余元在南岸区文化艺术中心搞了一场专场公益音乐会! 2011年底,音乐会成功上演,受到重庆日报、重庆晨报、重庆电视台等多家新闻媒体的高度关注,称巴人乐团“是重庆非职业文艺队伍中的一支奇葩”。这次演出不仅收获了无数赞誉,更重要的是,团员们看到了老童的执着和纯粹的音乐情怀,纷纷收了心,全情投入到这份“弘扬民族音乐,快乐天下大众”的事业中。

先后投入200余万元 乐团发展上正轨

提振国民文化自信 他说自己责无旁贷

巴人乐团正在练习。(九龙报社 记者 王茂松 摄)

巴人乐团正在练习

 

乐团发展开始进入正轨,也吸引了更多专业人士的加入,其中包括重庆管乐协会会长谢高祥、国家一级指挥家曾庆铣、国家二级指挥家陈继生(常任指挥)、重庆知名青年女指挥兼创作家唐晓等,乐团规模扩大到60余人,还特邀到中国东方歌舞团作曲家、指挥家、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吴华担任艺术总顾问。2013年,童正夫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乐团组建起了党支部,目前支部共有9名党员。

童正夫和乐团也在一次次蜕变中收获了可喜的成绩:童正夫原创的民族管弦乐作品《巴渝春》获得首届重庆市职工艺术节创作特等奖、演出一等奖;二胡演绎《二泉映月》获第四届香港国际民乐大赛成人组银奖;今年,他参加了重庆市首届民族音乐大赛,目前已经入围决赛前10名。而乐团近年来参加各种演出及送文化下乡活动已多达386余场,受到基层百姓的一致好评,最近,乐团还受重庆电视台之邀,即将在人民大礼堂的大型公益演出中承担开场秀的重任。重庆著名音乐家、重庆市歌剧院院长刘光宇在全市民乐比赛大会上这样评价巴人乐团:“他们对民族音乐文化的执着与奉献,对促进重庆文化,在社会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力,堪称是非职业乐团的典范。”

童正夫从未在乎过投入问题,8年多时间,他在乐团上投入的资金已经超过200万元,更多的是时间投入,几乎和他用在企业的时间一样多。每周五,乐团例行排练,他几乎场场都在。“乐团就是我的孩子。”童正夫说,“音乐改变了我的命运,让我赶上了国家改革发展的好时代。习总书记号召我们,要从传统滋养中提振文化自信,我作为传统文化和时代的受益者,责无旁贷担当重任,希望我能通过乐团,让更多人感受到民乐的魅力,找到正确的人生方向。”

高晓燕 文 王茂松 图

责任编辑:杨燕姣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