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故事

两个女子

来源:九龙报社 2017-12-04 15:42

摘要:冬日,清晨七时许,我冒着凛冽的寒风步行上班。天还不大亮,路上行人不多,大家都只顾着前行,偶尔拉拉袖管,扯扯衣领,不让寒风灌到身体里。前面约五米,有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一直娉婷在前。

作者 雷风

冬日,清晨七时许,我冒着凛冽的寒风步行上班。天还不大亮,路上行人不多,大家都只顾着前行,偶尔拉拉袖管,扯扯衣领,不让寒风灌到身体里。前面约五米,有一个穿着时髦的女子一直娉婷在前。过膝黑靴锃亮,面向我的膝弯有一个之字形多回环盘绕的金色配饰,一步一闪,很吸人眼目。女子很高大,一头黑发倾泻在背后,与她身上深色的貂皮大衣很是相宜。蓬松的皮毛韧性十足,也是忽闪忽闪的,与靴子上的金光相映成趣。女子左手拎着一个精致的深红色的皮包,右手向上托着一个黑色摩托车的头盔,妩媚中霸气外露。

迷蒙中发现离我二十米左右,迎面走来一个身着红色呢子大衣的女子装束很奇怪。目力所及,似乎是光着双腿。我努力想要看清楚,可惜时髦女子挡住了视线。擦肩而过时她正低着头,左手伸到脑后拨拉散发。右边露出的一侧脸庞白皙紧致,很是年轻,大概二十岁吧?她的眼目看不分明,鼻端似乎有东西滴下,与我擦身而过。的确如此,这个女子没穿裤子,只穿着一双黑色的短靴,双腿被冻得青紫蜡黄。我好奇怪,再次回头看时又有一个路人挡在那个女子的后面。我频频回首,希望能看清楚,因为行人,因为大树挡住了视线,终究没有看清楚。

如此一个年轻的女子,为何光着双腿在寒冷的街头?是家变,是因为情伤还是因为脑筋受了刺激……我不得而知,可我却抹不掉这个可怜的身影。

同样是女人,前面那个如此光鲜张扬,如春风拂面;后面这个如此沮丧卑微,如丧家之犬。

行人对这个女子纷纷侧目,可终究没有一个人上前关心询问半句。这个女子,此时最需要的是关心帮助,亲人的陪伴,也许她需要有人帮助她打一个电话,也许她需要一次倾诉、一场痛哭,也许她需要一个臂膀依靠,一件衣服蔽体……“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中国人的处事原则让人们停留在观望的岸边,“人心不古”让好心者踌躇不前,“居心叵测”又让好事者躲之犹恐不及,谁又斗胆敢去牵扯半分?

记得两月前,我在新世纪半生缘裤业处,刚刚准备穿过斑马线到旧十八楼。一个个子矮小穿着西服整洁的男人伸手拦住了我,“妹儿,求你做做好事,我走人户丢了钱包,现在肚子饿得不得了,给我两块钱买两个包子吃。”

这个男人说得很恳切,一个男人为两块钱向人伸手,不容易。于是我拿出钱包,打开,给了他五元钱。转头看见一个坐在人力三轮上等客的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异样地看着我。我没有去玩味他的目光,五块钱,能帮助一个人解决一餐,何乐而不为呢?

回到家,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老公,他却说:“你这个傻婆娘,你不怕他抢了你的钱包?到时你看看有谁会去帮你追?”我一时无语,我倒是没有想到有可能真实上演的这一茬,如果有下一次,我还会不会这样毫不犹豫地站定,掀开背包,拿出钱包,拿出……

一个光腿的女子,一个伸手要两块钱的男子……经过的行人众多,没人过问,少有人伸手,我不禁喟然长叹:是谁动了我们的善良,是谁钳制住了我们的善行?

责任编辑:王恭之

返回首页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网站导航 | RSS订阅 | 手机浏览
  •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西郊路27号
  • 电话:023-68781070
  • 邮编:400050
  • 邮箱:web@cqjlp.com.cn
  •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 运营:九龙报社
  • 微博
  • 微信
  •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