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微 信
微 博
报网互动
数字报
高新专版
广播电视
九龙图库
高新九龙坡 美丽山水城 重庆高新区官网 九龙坡区政府·政务 重庆 阴21℃ [24℃-20℃]
全搜九龙坡网LOGO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 > 故事

站着亦能打鼾的“麻哥”刘成禺

来源:九龙报 作者:东方隈 2017-07-14 13:12 编辑:龚玲 打印

刘成禺书法作品

九龙报讯 许伯建藏《藻鉴英光》叙民国三十三年岁纪太阳历六月四日,饮河社友有渝州化龙桥红岩咏集之邀,同座题名首位是刘成禺。刘成禺(1876-1952),武昌人。以面略麻,人以“麻哥”称之,亦不以为忤。有腾冲李根源,人称“李麻子”。民国初年,二人同游苏州,遇章太炎,相约照相。排座时太炎居中,他令根源居右,成禺居左。时刘成禺悻悻说:“我是麻哥,他是麻子,子焉能居哥之上?”换位后不再唠叨,自觉“麻哥”到底略高一筹。1944年春二人来渝,李根源有《访刘成禺七星岗荫庐戏赠》诗:“我是腾冲李麻子,君是江夏刘麻哥。回首吴门合伙事,太炎不见奈之何!”刘成禺诗书俱佳,书法习颜真卿,得苏东坡之博雅。他在题许伯建《藻鉴英光》锦册中有诗《春尽日东园柳》:

轻阴淡絮满城闉,花落高楼不见人。

岁岁东园一株柳,几人相识去来春。

刘成禺在渝期间为国民政府监察院监察委员,一直任到1947年,和沈尹默都是于右任的部下。在渝国民政府每遇星期一,做纪念周,读孙中山遗嘱,然后临时主席演说一番,各属员则环而恭听,皆鹄立无座位。一次,于院长方操其陕西官话,作冗长的演说,忽闻鼾声起于群列,视之,刘成禺。幸有立于其旁者推之曰:“站着亦能打鼾吗?”他低声道:“此种话听之令人昏昏欲睡耳。”

抗战期间,重庆市禁止打牌,但刘成禺天天在家里召集朋友攻打四方城,噼噼啪啪,声震四邻。警察局长徐中齐不敢惹他,曾派员婉劝他在台面铺布,免得引起邻舍的反感,他也置之不理。他生平的嗜好,除了打牌之外,就是聊天。他和朋友聊天,古今中外,夸夸其谈,尤其是对前清遗老、北洋官僚、党国要人的拆烂污丑闻秘事,更是荤素并进,有声有色。他一方面从政,一方面又热心著述,生平写过好几种书,叙述了不少珍贵的史料。他的著作主要有:《先总理旧德录》、《洪宪纪事诗本事簿注》、《世载堂诗》、《散原先生松门说诗》、《太平天国战史》、《史学广义》、《广西史考广义》、《自传》、《禺生四唱》、《世载堂杂忆》等11部。《世载堂杂忆》大部分是刘成禺根据亲身经历写成的笔记体史料,体例不拘。郑逸梅说:“《杂忆》可与汪东之《寄庵随笔》铢两相称,洵为两大力作。”他自己评价说:“典章文物之考证,地方文献之丛存,师友名辈之遗闻,达士美人之韵事,虽未循纂著宏例,而短篇簿录,亦足供大雅咨询。”但章士钊在《疏黄帝魂》中说“禺生游谈之雄,好为捕风捉影之说,讥讪前辈,自是一病”,又说“禺生以小说家姿态,描画先烈成书次第,故事随意出入,资其装点,余殊不取”,所评甚是。

推荐阅读-专题
  •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 2019聚焦九龙坡两会
  • 伟大的变革
  • 本地新闻
  • 新闻图片
阅读排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 RSS订阅

Copyright © 中共重庆市九龙坡区委宣传部版权所有 运营:九龙报社 技术支持:网络部

地址:杨家坪西郊路27号 邮编:400050 邮箱:web@cqjlp.com.cn 电话:023-68781070

渝公网安备
50010702500366号
渝ICP备
17001473号-1
重庆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232013028
有奖征集新闻线索
新闻采编行风监督
热线:18008303668
违法与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